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妈舞】一百次逃课和一个小秘密

月照白涛,霜吞大海。

点我看国际共享DJ:

   
#送给 @阿伏伽德罗 过两天有事情可能没法写,提前发了生贺,生日快乐~
#高中AU,私设如山
#只有这两个小可爱还有一点温度

*
  陈昭宇本来是打算赢了这一把之后就下机回学校的。
  他长抒了一口气,这一场打得太过焦灼,光是决胜局就打了将近十分钟,他的卢西奥在尼泊尔的圣坛天顶上滑了一万年,躲了法鸡的空气炮,躲了和尚的五星灭珠,一直滑到队友返场清人,成功让二追三。他靠在椅子上欣赏自己的地形杀最佳,心情很好地揉着手指。
  “你这个DJ可以啊兄弟。”
  他听到身后有人说话的时候,正摘掉了耳机准备退出游戏,陈昭宇回过头,椅子后面站了个人,显然已经看他打了有一会了。“就是那个紫色准星有点辣眼睛哦,你现在多少分了啊?”他兴致勃勃地凑过来,拿过鼠标点开小青蛙头的生涯概况,“哇4378这么强的吗?12个小时DJ,还有这种上分操作啊?”
  陈昭宇不是自来熟的类型,这会儿觉得有点尴尬,但是却没有反感,大概是因为对方的语气听起来很友好,询问也只是出于纯粹的好奇。
  “那你拿什么上分哦?”陈昭宇反问他,对方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开着电脑对他说:“来加波好友?等会你自己看嘛。”
  其实陈昭宇还是有那么一点膨胀的,一边和他交换着战网账号一边想着怕不是加了好友也不能一起排,要不是他定完级分数比自己同学高太多,他也不至于自己一个人下午下了课偷偷跑来网吧单排上分。他通过了圆头圆脑的好友申请,点开了他的生涯数据。
  “我操你这真的假的啊?”陈昭宇惊呆了,“这都快国服前十了好吗!”
  有点胖的小孩儿看着他笑,笑得有点膨胀有点得瑟又有点可爱,脸颊上出现了两个小小的笑涡:“那要不要来排一局?”
  陈昭宇看了看右下角的时钟,离晚自习上课还有半个小时,又看了看圆头圆脑的生涯,源氏、猎空、查莉娅还有更多的颜色跟在后面,看着五彩斑斓的。
  是回去好好上课写作业还是留下来跟国服前十双排稳定上一波分,作为一个学习紧张压力很大又认真的高三学生,陈昭宇当然是选择向圆头圆脑发出组队邀请。对方的头像原本是亮色的守望先锋标志,排了一会之后又换成了和他的小青蛙同色的源氏无双武神。
  “原谅车开起来~”圆头圆脑的少年在语音里说。
  陈昭宇忍不住地笑,左上角的绿色小喇叭标志跟着他的笑声闪了闪,屏幕上的飞行员莉娜吹起一缕额发,也对他回以微笑。
  
  后来在排比赛的间隙里陈昭宇知道了他叫黄梓,左木右辛的一个梓,是隔壁C中的高二学生,比他小一岁,跟他一样是逃课过来打游戏的。两个人从操蛋的数学作业谈论到路霸钩子被削,两个不是路霸玩家的小脆皮同时表示大快人心一拍即合,黄梓吹到一半突然被法鹰炸掉大半血,怂唧唧地蹲在艾兴瓦尔德二楼阳台的一角喊着“救我救我”,一抬头就看到淡紫色皮肤的卢西奥一个强音从外面的墙壁上飞了进来,正好卡到加强的最后一秒切成治疗,抬满了他空掉的120血条。
  “你怎么这么怂啊,啊黄梓?”陈昭宇的声音带着笑,“楼下不就有血包吗非要缩在这等我奶你?”
  黄梓“哦~”了一声说:“我这不是给你攒能量呢吗!”
  陈昭宇也“哦~”了一声说:“哇那可真是2%巨大优势哦!”
  虽然才一起排了五局,认识也不到两个小时,两个人就已经磨合成功,培养出了相当程度的默契,最后音障刀三杀加收掉对方天使之后他们成功地把车卡在城堡的桥洞下面,陈昭宇再一次被黄梓说自己源氏最后一波拔刀无敌carry的吹逼逗笑,歪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全场最佳的镜头里战队超人身带音障脚踩加速光圈,愣是把龙刃砍出了次元斩的效果,白色的围巾在城堡废墟的风里飘荡,简直“帅得一比”,黄梓满意地点点头,给参与消灭61%的非主流卢西奥点了个赞。
  
*  
  等到他们最后从网吧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点了,还是因为陈昭宇坚持说再不回学校拿书包校门都要锁了,不然黄梓还能拉着他再上个两百分。陈昭宇在小网吧门口和他道别,走回学校的路上心情愉快得简直要哼起歌来了,脚步轻快像是穿了卢西奥的轮滑鞋。今天遇到黄梓简直是个惊喜,配合默契还聊得开心,欢声笑语愉快上分。
  以后能有机会再一起打游戏就好了,说不定还能玩点儿别的,比如战地吃鸡,马里奥赛车或者幼稚的跑跑卡丁车,和这人在一起大概连黄金矿工和森林冰火人都会很好玩。陈昭宇想着想着又笑起来,春夜深了的风变得有点凉,吹得他出了汗的手臂有点冷,他搓了搓胳膊,加快了脚步。陈昭宇觉得黄梓会是个不错的朋友,就是遇见得有点晚,让他高中的前两年显得有那么点孤独,但也只是个不错的朋友而已,毕竟快要高考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一年之后会在哪。
  所以当陈昭宇拿了书包出来,又在校门口看到黄梓的时候,他愣了两秒。
  “陈昭宇!”他说得大声笑得开心,“我们去吃夜宵吧!”
  大概可能也许……会更亲密一些也说不定?
  “你都不要回家的嘛?”陈昭宇问着他,脸上却忍也忍不住地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他快走了两步跟上黄梓,拨了拨被风吹乱的额发。
  说着要吃夜宵,结果最后两个人身上所有的零钱整钱凑起来也就二十多块。穷得叮当响的两个青春期少年在街边小店要了一份肠粉分着吃了,还差点为了最后一块争起来,陈昭宇被他说的话逗得大笑,黄梓就趁他笑的时候夺走了虾仁肠粉,食物塞在嘴里顶得脸颊都鼓起来一块,陈昭宇看着他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黄梓故作镇定,还抢了他没喝完的可乐来喝。
  “哇你这个人是真的不要脸。”陈昭宇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最后评价道。
  黄梓吸着他的碳酸饮料,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
  后来陈昭宇就会常常从学校溜出来和他一起双排——虽然不一定是上分。两个人的头像也从原谅战队换到了一红一绿两只小鱿,又换到了周年源氏和金闪闪的卢西奥,倒是一直配着对没有变过,排的人多了就有人跟他们开玩笑说“今天又开婚车啊?”,黄梓就大咧咧地笑着回答说“是啊!”,陈昭宇捂着嘴无声地微笑,也并没有出声反驳。后来他把自己的战网id偷偷改成了“肚皮怪兽”,还被发现之后反应了好久的黄梓按在椅子上揍。他们的分数上上下下,语音里倒是一直欢声笑语。
  但是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
  陈昭宇一边给了个强音加速让在人堆里拔刀的源氏赶紧走,结果保人失败只好自己滑走,一边开玩笑地问他:“哇你现在开大干什么啊点都掉了?别是失了智哦?”
  耳机里的人安静了好一会,半天才说:“上头了。”陈昭宇听出他的不对劲,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沃斯卡娅的蓝光映着黄梓的侧脸,他沉默着,看着自己的阵亡镜头。卢西奥切成加速去重生点接他出门,源氏在他前面低头跑着,像一个孤独而落魄的超人。
  那一局他们输得很快,源氏在点外浪费一个大招之后残局清人太慢,对面成功占点,二比一战败。陈昭宇看了黄梓一眼,对方还在看着比赛结束的界面发呆,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他点了小队退出比赛,游戏又回到了主界面,陈昭宇站起来,把黄梓的耳机摘掉了。
  “溜了啊。”他说。
  “啊?”黄梓一脸茫然,“要去哪?”
  陈昭宇看着他笑。
  “当然是去吃夜宵了啊!爸爸今天带了很多钱,请你吃好的。”

  所谓的吃好的就是吃他们学校后街那边的自助麻辣串,黄梓明显心情不好,陈昭宇也不追问,就陪着他埋头猛吃。半个多小时之后黄梓辣得直喘,灌了几口果汁之后终于说了开始吃饭以来的第一句话:“你怎么都没事的啊?!”
  陈昭宇神色如常地嚼着从红油里滚出来的面筋,咽下去了才说:“你以为都像你一样菜的嘛,爸爸可是身经百战的哦。”
  黄梓拿着杯子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陈昭宇啊,”他轻声说,“你说我是真的很菜吗?”
  被问到的人也停了下来,转头看过去,就看到少年人一双期期艾艾的眼睛,在红油九宫格滚滚的热气里模糊着,不知道是因为辣椒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泛着红,认认真真地看着他,好像想寻求一个答案。陈昭宇被他看得莫名有点紧张。“当然不是啊,我随口一说你不要当真啊?”他用尽量轻松的语气回答道,“国服前十的源哦,这要是还是菜让小鱼苗怎么活嘛?对不对,你要是想重建自信的话我买两个小号咱们去虐虐菜?我天使你半藏,带四个喊666的咸鱼好不好?”
  黄梓摇了摇头,却也终于忍不住笑了,虽然那个笑容还带了那么一点苦涩。陈昭宇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了,也没敢多问,只好又往他碗里放了一串不那么辣的土豆片,黄梓夹起来慢慢吃着,又慢慢地说:“我今天离家出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陈昭宇反应了一会儿,还没来得及回答,黄梓又抬头看他,这次他的眼角带着笑,看得他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所以你今天能收留我一晚上吗?”

  后来陈昭宇一直想到带着黄梓上了楼,开了门,打开走廊灯,随着灯光闪啊闪“啪”地亮起来,他才想到了正确的、形容那种感觉的词语。
  好像是叫,小鹿乱撞,吧?

*
  “陈昭宇?陈昭宇?”
  “嗯?”
  “你睡着了吗?”
  “……睡着了。”
  黄梓于是坐起来,调了个头再面向陈昭宇躺下了,拿手指去戳他的脸:“别睡别睡,起来玩这个啊可好玩了!”
  “玩什么啊都半夜……都要一点了啊我操,明天你不要上课的啊?”陈昭宇困难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小胖子举着他的手机凑过来,他的单人床实在是有点窄,现在躺了两个人几乎是脸贴着脸的距离了,但是黄梓好像一点也不在意。陈昭宇凑过去看他的手机屏幕,两个像素小人站在屏幕最上方的砖地上,随着音乐的节奏一抖一抖的,“这什么东西啊?”
  “是男人就下一百层!”黄梓把手机往他那边推了推,“来啊陈昭宇,是不是男人啊?”
  他想着行吧行吧都说到这份上了,再说这小孩儿今天心情不好陪陪他也是应该的,这个玩一盘应该没多久,于是陈昭宇撑着两只困到几乎睁不开的眼睛点下了开始。
  结果这一玩就玩到了将近两点,陈昭宇第三次把黄梓的小人从地板块的边缘挤了下去,落到尖刺上血溅当场,黄梓发出“嗷”的一声惨叫,掐住陈昭宇的肩膀来回摇晃:“你这他妈也要给我玩地形杀,长本事了啊陈昭宇!”他们都不敢太大声,生怕吵醒了隔壁房间的家长,陈昭宇把脸闷在枕头里笑得浑身颤抖,黄梓也跟着他笑,两个人在被子里笑成一团,都出了一身的汗,陈昭宇的熊猫玩偶夹在他们中间,不知所措又不失礼貌地微笑着。
  等他们都笑累了,手机屏幕也暗了下去,陈昭宇趴在枕头上,好不容易又感觉到困了,他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又感觉到有一只温热热的手放在了他的头顶,逆着他头发的纹路向后揉了一把,一片黑暗里他听到黄梓轻声说:“谢谢你啊,陈昭宇。”又听到他说“晚安”。
  他没敢睁眼,也没敢回应,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
  那只手收了回去,没有摸到他发热的耳朵尖。

*
  陈昭宇捏着门票在门口站了半天,还是没有等到黄梓。
  这张比赛门票还是黄梓给他的,仔细看看还是前排的VIP票,盖着主办方防伪的水签。上个星期黄梓突然告诉他他下周晚上不能来开黑了,因为他要来看这个比赛,还问诚恳地邀请他一起来,因为“好不容易弄到的VIP座票好吗!”。陈昭宇知道这个比赛,算是守望先锋国内相当重要的赛事了,只是他一直上学也没什么时间来关注这些。
  他看了看那张票,又看了看自己没有回应的手机,决定还是自己先进场。
  这还是他第一次到现场看这种比赛,坐下来之后才发现周围的人好像都是某个战队的粉丝,后面的长发小姑娘举了个牌子上写着“等一个妈大稳定发挥”。陈昭宇知道这个“妈大”是谁,应该指的是最近新晋源氏妈妈的大,据说发挥非常不稳定,在火影和忍犬之间来回波动,也算是个论坛名人了。
  但是妈大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直到比赛开始黄梓也没有出现,很快就到了选手入场介绍的时间,陈昭宇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大屏幕上一个个放过去的选手简介、天梯分数和惯用英雄,一边拨通了黄梓的电话。
  电话没有人接听,他一只耳朵听着听筒里“嘟——嘟——”的声音,一只耳朵听着现场解说的介绍,“接下来这个是,啊新晋火影妈妈的大同学~”身后的小迷妹发出小小声的尖叫,陈昭宇抬头看向屏幕。
  然后他看到了黄梓。
  陈昭宇愣住了,电话因为无人接听转成了电子女声,叽里咕噜地在耳边说着什么,他没有听进去。屏幕上的少年定妆照比他本人脸要圆一点,抱着手臂对着镜头笑得有点膨胀有点得瑟又有点可爱,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镜头一个一个拉过来给到了妈大这里,黄梓抬起头,对着镜头笑了,他今天还贴了个“可爱”字样的头饰,陈昭宇也忍不住跟着他笑了起来。
  “这头饰真的gay。”解说开着玩笑道。
  是挺gay的,陈昭宇在心里附和。不过我喜欢。

  当天当场的妈氏发挥稳定,收残血和打伤害都有条不紊,表现十分亮眼,最后还没有拔刀,靠收掉激素目镜76加反弹开大麦克雷收了个最佳,成功拿下了比赛,还得到了采访的机会。
  黄梓站在镜头前面反而变得谦虚了起来,陈昭宇看得直想笑,他说:“我觉得打比赛心态还是很重要的,就我上个月有段时间源氏发挥不好心态爆炸,天梯都不想好好打,还是我的一个小朋友帮我调整的,就很感谢他。”
  陈昭宇感到一阵欣慰,这孩子终于体会到他带娃的不易了。
  但是他想想又觉得有点生气,他陪这小孩儿逃课打游戏没有两百次也有一百次了,这黄梓居然连这么个一小秘密都不肯告诉他,真的伤心。正想着黄梓的采访就结束了,但他没有回到电脑那边去收外设,反而径直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陈昭宇看着他快步地往这边走,感到一阵紧张……不,应该是一阵小鹿乱撞。
  黄梓走过一众要他签名握手拥抱的粉丝,走过人声寥寥的舞台边缘,来到他的面前。陈昭宇看着他站定,还没想好该说点什么,黄梓就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和他自己头上的“可爱”同款的发饰,啪叽一下粘在了他头上。
  陈昭宇:“……”
  陈昭宇:“你这贴的是什么啊?”
  黄梓看着他笑,身后是职业电竞的舞台,亮敞敞的,他伸出手,好像想要带陈昭宇去一个光明万丈的未来。
  “跟我走。”黄梓说。

  
END.


评论
热度(60)
  1. 贺北点我看共享DJ 转载了此文字
    月照白涛,霜吞大海。

© 贺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