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靖宇】旁边有个位子我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坐怎么办,在线等

梗源自于你们应该都看过的图

勿出LOFTER勿扰真人谢谢合作

文学创作纯属虚构谢谢合作




“大靖,过来过来。”

韩天宇在场地边缘的一把椅子上使劲冲他挥手,胳膊高高的举在空中,像是个慢了半拍的雨刷器。他裹得严实,黑色的外套拉到了最上面一点,只露出来一点点下巴和喉咙过渡的地方,白生生的扎眼。太大幅度的挥动把坐在那儿的人自己逗笑了,小虎牙大大方方,像是两颗小星星。武大靖把自己外套的拉链往下扯了扯,过马路一样看了看周围,小跑了过去。

“咋了?”他想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韩天宇却抓了一下他的袖子,手指尖从他掌心故意留下一道凉凉的印记。

笑的见牙也见眼的人拍了拍自己的腿,把翘着的二郎腿放了下来,“来,坐这,给你宇哥捂捂手。”

站着的人又左右看了看,就像是站在闪烁的红灯路口,左右全是车,前后全是人,就是不知道该不该横穿这个人行斑马线。韩天宇用手蹭了一下下巴,感觉自己笑的都快饱了,正准备给犹犹豫豫的武大靖一个台阶,不再逗他了。

结果站着的人一下子坐了下来,着实热热乎乎的手抓住了冰凉的爪子,倒是没握着不放,直接揣进了他自己的衣服兜里,自己抱着胳膊端得是一副架势。一个散发着热量的后背贴住了胸口,捂得被压在凳子上的人感觉一下子放松了身上的肌肉,像是有阳光和热水慢慢悠悠的从心口往下流。

得了便宜的不依不饶,用下巴顶前面那个人的肩膀。“你咋这么死沉呢?啊?把我压坏了咋整?不要脸。”韩天宇在兜里隔着一层布两层布挠人,他知道武大靖没什么痒痒肉,反正这会想挠回来也不怎么够得着,就留着他理直气壮的使坏。

“你在我肚子上干啥呢?”终于从神游房顶状态回来的人也不知道听清楚了几个字,下意识就想回头。结果后面那个脑袋早就晃到了他的另一半肩头,头倚在他背上,脸颊蹭着他的后脖子,睫毛搭在他的耳廓上,从他胸口传到自己胸口的笑震得人麻麻地。

武大靖一下子耷拉了肩,老老实实的坐在另一个人腿上,由着对方倒在自己身上,细细碎碎的念叨训练,念叨游戏,念叨门口的馆子,声音小小的,只有他能听得到。他看着地上的一个点发愣,时不时嗯一声,点点头。后面那份重量就像是被捏了后脖子一样,在他的肩胛骨上滚来滚去,嗓子眼里哼哼着笑。


“你刚刚说了个啥?”韩天宇突然把头抬了起来,在外套上蹭的起电的刘海黏在眼睛上,他也不想把手掏出来,就在跟前的脖领子上划拉了两下,结果还挺像回事的,就随它去了。

好不容易插了句嘴的人感觉背上一下子冷风嗖嗖。武大靖缩了缩脖子,侧着脸准备再说一遍。这个角度下,他能看到一点韩天宇,小孩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眨巴眨巴的,嘴抿了一半,含着一点点通红的舌尖,呼吸有规律的打在他脸侧,像是藏着一只拢起来的蝴蝶。

他突然不想说了,一群鸟扑棱棱的飞过他的胸腔。

“过来点。”武大靖低了下头,示意韩天宇凑过来,有人就从善如流的探过身,把耳朵凑到了另一个人的嘴边。

武大靖抬眼看。耳朵没什么血色,这么近的距离连细小的血管和绒毛也看得清,敛了眼,还有因为低了头从领子里滑出来的更大的一片白。银质的耳钉像个哈哈镜,一晃一晃的照着他眼里的人。

晃花了眼的人顺理成章的栽到了罪魁祸首的肩上,柔柔的把一句没什么要紧的话说完,耳朵就红了一半。

韩天宇瞥了他一眼,倒是老老实实的没动。

“大靖,傻子。”说话的人眼角勾着一勺糖。

武大靖又凑了上去。




END

评论(5)
热度(98)

© 贺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