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靖宇】冰场的冰质量太次怎么办,在线等

梗源自于b站视频av号:19789447

戳我看视频

勿出LOFTER勿扰真人谢谢合作

文学创作纯属虚构谢谢合作



他一进门就听到韩天宇在直播,端着个iPad坐在椅子上,靠背上塞着一个软软的枕头,对着弹幕柔声细语,带着的白色耳机怎么看怎么眼熟。

新人主播耐心像是无穷无尽,脾气带着一股棉花糖的香气,一遍一遍回答着一些最简单的问题。我是短道速滑运动员,短道速滑和速滑不一样,我们现在在昆明集训,参加的是冬奥会不是里约奥运会。

诸如此类。

没什么营养没什么起伏的单方面对话却让武大靖的心里终于退了潮,停了风,一片红帆在岸边晃晃悠悠,偶尔鼓起了半片,一会又瘪了下去,被一根线,一只锚守着,乖巧的驻在港里。他磨磨唧唧的端了半盒冰红茶凑过去故意嘚瑟,看着白的能发光的人给了他一个镜头。屏幕画面里说是眉清目秀,朝气蓬勃也可以,哪怕是憋了一肚子坏水准备在他身上施展拳脚,武大靖也心里半个不字都没有的使劲点头。



三天前。

有人醒来的时候,是不知道怎么的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之后,抱着被子走神,等到眼前黑麻麻的点散掉,才看清了窗帘外明显是冷白的光,不像是正常该起床或者睡醒的点。武大靖反应一向的快,血还没完全回到脑子里,聪明的智商就已经占领高地了。他三两下把缠在腿上和腰上的被子踢开,跨了一步到旁边的另一张床,手上使了劲,才从枕头那边扒拉出来一个脑袋。一摸,冷汗把头发浸的透透的,能摸得着的地方都不像是在被子里睡了一晚上的人。

武大靖心里一下子慌了,心跳的手脚都发凉,从指尖一点一点爬上去,像是有个带着毛毛扎扎表面的植物。

“我没事,大靖。”韩天宇由着另一个人此时发烫的手替他把汗都抹掉,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嗓子都是哑的,说出口的话只有气声。他不是不想动,只是好像全身都在发麻,有一个地方像针往里面扎一样窜着疼。他用脸蹭了蹭浑身上下唯一的热源,“我就是做了个噩梦,你接着睡吧。”

“你真当我傻啊韩天宇?”武大靖全名全姓叫他,声音硬的像铁,“你是不是要等我睡了又作践自己?”他说着,一只手捂住趴着的人的眼睛,一只手扭开了另一边的床头灯。

没等他把手松开,湿漉漉的感觉就贴上了掌心。他低头,一双包着泪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他,黑白分明,脸是白的,嘴是红的。他的手还在小孩的脸上,摸得着咬的死死地牙关,硌的人心里发酸。才二十岁的人死犟的僵在那里,趴着不动,眼泪却没能如愿被锁在眼里。

武大靖不说话了,开没到一分钟的灯又被关了。

夏天四点多的光景,窗外已经多少有光了。他掀开一点被子,韩天宇刚打了个激灵,就不知道怎么那么快,被托着抱着挪到了另一个人的胸口上,两个人在被子里裹得严严实实的。

这种时候,对于他比他高那么一点,宽那么一点,长了两岁的人尤其高兴。就可以像个大熊一样摊在没个热气的铺上,把一只浑身冰凉还汗津津的小狐狸圈在自己胸口,手刚刚好可以搭在狐狸疼的快没了知觉的腰上,心脏挨着狐狸的耳朵。

“噩梦啥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他声音小小的,就那么一句话,来来回回在韩天宇的耳朵边打转。“再睡会吧,今天你再休一天,睡会吧天宇。”

有什么打湿了他T恤的胸口,武大靖不在意,冻得像块包着石头的冰的人半晌终于动了动,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往上蹭了蹭。

“我梦见我站在平昌的领奖台上,”韩天宇把头歪着蹭在领口露出来那块热热的皮肤上,嘴唇一张一合擦在一根骨头上,“领奖台特别特别高,我好不容易站了上去,都不敢往下看。可是冰场的冰突然化了,成了个黑漆漆的游泳池子,领奖台也化了,可只有我往下掉。越掉离水越近,可真的要掉进去了,我想也就这样了吧,结果水没了,是一个好深好深的大坑……”

说话的人声音越来越小,武大靖觑着眼给他捏腰,等了半天,也睡着了。

 


“我饿了,咋整啊?”

韩天宇瞅他一眼,小虎牙露了出来。

“你等等,”主播躲着话筒说话,倒不如说是对着他做口型,“一会我跟你一起去吃夜宵。”

武大靖在镜头照不到的地方许是饿的拉磨,看着小孩在椅子上晃来晃去左扭右扭,精力旺盛的样子,笑了。



END

评论(8)
热度(166)

© 阿伏伽德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