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靖宇】想写东西又不知道要写什么怎么办,在线等

不是源自于b站视频av号:20049653

戳我看视频

勿出LOFTER勿扰真人谢谢合作

文学创作纯属虚构谢谢合作



武大靖十九岁那年,韩天宇十七岁。

训练的日子好像每天都差不多,从周一到周六,周日休息,像是过了六天,或者是把一天过了六遍。还在抽节的男孩子们忙着训练,忙着吃饭,忙着在时间表里挤点时间臭美,忙着拌几句嘴之后赶紧睡觉。

懵懵懂懂心无旁骛的迈进了成年人世界的那一个,看着每天在他身边嘻嘻哈哈的那一群还在十八岁边缘逛荡的孩子,看着那一个咧着个小虎牙还每天踩鸡撩狗的人。亲眼目睹着每一天,却像是久别重逢一样的视觉感受,一个嫩生生的小竹笋就这么迎风长开了身量,黑白分明的眼睛从地下往上看着你的时候全心全意。

不能等了啊,有一个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石姓男子的声音里都没个笑模样的跟他在耳朵边絮絮叨叨,一会儿是谁知道哪天这颗小竹笋就被挖走做汤吃了呢,一会又是大靖啊,想下手要趁早。

声音打了个转,闲闲的晃悠远了又回来,倒更像是变哑了的他自己的声。日子还早,以后万一不合适呢,以后再想这条路对不对也还有大把时间啊,别等了啊。

不行,武大靖恶狠狠地想,训练的时候目不斜视的背着手从外道超越了韩天宇,再等等。就是他了,我再等等。

 


韩天宇十九岁那年,武大靖二十一岁。

那是索契冬奥会之后的一年,比起女队的成绩和风头,男队似乎诚心诚意的说一句正在进步就善莫大焉,心里都有的一把火扑哧扑哧烧的正旺。大家心里都又慌又激动,胸口塞了只兔子还顺带着把带着刺的草,训练的时候带着点刚刚上智障中学的小学班副的劲儿,看着就像是个要发生什么的当口。

武大靖垂着个脑袋跟他表白,高出去五六厘米的人低头含胸驼背弯腰,扶着冰场的隔离墙半咚不咚,使劲把两个人的视线扯到同一水平面上。韩天宇晃了晃头发,没说话,舔了舔嘴唇,把眼珠子从左滑到右。

他眼神飘过眼前这堵人墙,瞅了瞅这111.12米的赛道,想到了自己的十三圈半,想到了这个傻子的四圈半,想到了四个人一起滑的四十五圈和单属于自己的最后两圈。这个人个高,直起腰举着手溜达过那条红线的时候,真的像是一面旗子,远远地立在那,把这一块冰场都圈到了他家。

得有人追上去他,韩天宇咬着口腔里的一块肉,撅着嘴想。武大靖是不会等着谁的,能等着他的只有计时的表,但是就得有个人追上去他,跟他一起滑。

所以他点了点头,旗杆子一个箭步冲上来抱起他举高高,还原地转了三圈。

 


平昌奥运会那年,实打实的算,一个二十三,一个二十一。

宇哥不,“我是中国短道速滑队韩天宇,今年二十二岁,然后是第二次参加冬奥会。”

有人在后面坐着,从善如流,“我是中国短道速滑队运动员武大靖,二十三岁,今年是第二次参加冬奥会。”

金牌得主说这话的时候瞪着眼挺着腰支着脖子,唯一一个敢这么说他的人后来窝在被子里,穿着袜子可劲儿踹他,笑的看不见眼,还要在他面前晃iPad上被暂停的视频。“大靖你咋跟那个土拨鼠似的呢?”结果被土拨鼠按在肚子上一顿好搓。

那天采访快到尾声的时候,大靖听着走向就发虚,悄悄瞥了一眼左下方的人。结果就看见小孩眼睛里水润润的,颌骨都要咬出去了,心里不上不下的一咯噔,赶紧敛了眼不抬头。他听着了话,听着了那四个字,也听着了韩天宇从嗓子眼里吸进去时还水汪汪的一口气。

陈指导:我没有不是我别瞎说



END

我猜宇哥说的陈指导是才哥,错了不亏,对了没奖

评论(3)
热度(65)

© 阿伏伽德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