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杰佣】AND THEN THERE WERE ONE[7.1]

  • 唯一CP:杰佣 杰克x佣兵

  • 杰克人物参照:《开膛手杰克结案报告》、《秘境之匣》、《归剑入鞘(BBC福华同人文)》以及第五人格设定、其他百度百科和资料

  • 其他人物参照百度百科第五人格内容,有魔改,园丁黑化

  • 故事情节参照BBC三级迷你剧《无人生还》和阿加莎·克里斯蒂原著,有魔改

  • 操作如此猎奇的原因是我一起发LOFTER就说我有敏感词,但是我一段一段发就没有,好吧,那我只好一段一段发了

  • 7.1 7.2 7.3 请注意查收




艾米丽走在去书房的路上,墨绿色的长毛地毯吸收掉了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她记得那座书房,昨天等待所有人入席之前她漫无目的的四处转了转,书房的四面墙壁上都立着高大的书柜,上面摆满了棕底金字的厚皮书,种类从大部头的司法专著到时下最流行的各式小说应有尽有。如果不是身处这样一个环境,艾米丽很乐意和拥有这样藏书的女主人坐下,喝一杯不加牛奶的热茶,好好地聊一聊。

她这么想着,余光瞟到了走廊一侧的一件屋子。不像是其他人居住的房间,威廉·艾利斯死后,男士们把他抬到了他之前休息的房间,并且没有锁上门。只是现在,那间屋子的门也不像是之前她看到的那样牢牢地关着,而是露了一条不小的缝。

医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小步的走过去,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然后使劲的推开了门——

“不许动!”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艾米丽,这让她下意识的举起了手。而端着枪的人,正是贝坦菲尔探长。她站在威廉的床边,另一只手上攥着一块餐巾。看到来人是艾米丽,玛尔塔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把枪收回了她衣摆下的枪套里。也许是她的声音让在隔壁搜查的瑟维·罗伊以为是发现了欧文夫妇的踪迹,魔术师甩开门跑了过来,却在门口正好看到了探长收枪的动作。

“你,你有一把枪?”美国人扒着门框,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玛尔塔把衣服下摆整理好,理了理头发,“是的,这是欧文夫人给我的信里提到的,她担心那件案子的凶手会出现在宴会上,事先提醒我好让我有备无患。”简单解释之后,她冲着医生点了点下巴,“黛尔医生,”探长的声音里有一种熟练的冷酷,“请过来一下,你闻闻艾利斯先生的嘴,我想我们之前可能遗漏了一些什么重要的东西。”

艾米丽顺从的走了过去,接过餐巾扒开了年轻人已经发青发紫的嘴唇,嗅了一下之后,她立刻直起了腰,直直的看着站在一边,对她的反应早有预料的探长。

“苦杏仁味,”艾米丽点了点头,看着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魔术师,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是呛死的,是被氰化物毒死的。”

“也就是说——”魔术师摘下了自己的帽子,他感觉有一层薄汗黏着在头发和帽子的内衬之间,让人很不舒服。

“也就是说,”玛尔塔往门口走去,“他不是因为意外而亡的,有人杀了他。同样的道理,”探长的眼睛在医生的身上巡视着,“皮尔森先生也有可能并不是死于哮喘的并发症。”
“你是在怀疑我?没有任何人愿意看到这种事发生,”艾米丽的声音一下自己尖锐了起来,像是被炸破的气球,“为什么这种事一发生就会怪在医生头上?!”

“我没有怀疑任何人,我只是在阐述事实。希望你不要介意,这是探究真相的必须过程。”探长的眼睛里是一块冰冷的钢铁,声音坚定而不容反对,“走吧,”她推开了门,向走廊里甩了甩头示意他们离开这间屋子,“我们还没找到欧文夫妇呢。”



TBC

评论
热度(100)

© 阿伏伽德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