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杰佣】AND THEN THERE WERE ONE[7.2]

  • 唯一CP:杰佣 杰克x佣兵

  • 杰克人物参照:《开膛手杰克结案报告》、《秘境之匣》、《归剑入鞘(BBC福华同人文)》以及第五人格设定、其他百度百科和资料

  • 其他人物参照百度百科第五人格内容,有魔改,园丁黑化

  • 故事情节参照BBC三级迷你剧《无人生还》和阿加莎·克里斯蒂原著,有魔改

  • 操作如此猎奇的原因是我一起发LOFTER就说我有敏感词,但是我一段一段发就没有,好吧,那我只好一段一段发了

  • 7.1 7.2 7.3 请注意查收



艾米丽浑浑噩噩的跟在罗伊先生的背后翻找着书房里可能存在的暗格或者密室,手指划过每一本书的书脊,光滑的触感像是带着温度。人可不是这样,尤其因为麻醉不当而疼痛的时候,摸起来全是汗和血,黏糊糊的,干了之后还要紧巴巴的扯着手上的皮肤。

她的记忆回到了那个晚上,多亏了有人提前过来提醒她,不然被抓到警局去就不是改个名字重新开个诊所能解决的问题了。堕胎手术,无论是那些穿着红色袍子或者金色袍子的宗教人员,还是那些信仰英国国教的清教徒,都觉得无疑是来自魔鬼的行径,是剥夺一个生命的无耻行径。可是艾米丽才不在乎那些,她不信教,更能看到那些无论是上流社会弄出来一个私生子的夫人小姐们,或者是那些处于中层或底层毫无生理健康知识的结不了婚又无力抚养孩子的女孩子们,对于这项手术迫不及待的需求。

艾米丽——那个时候的琼斯医生,依靠这项手术,拯救了多少个一时不慎的女孩子的人生啊。可是好景不长,她被举报了,至今也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干的。每次想起来这件事艾米丽都觉得肺里腾腾的冒火,按理来说,在她那里做过手术的人不可能会去举报她,可是除了那些人又还有谁呢,她不知道。

艾米丽蹲下来,墙边有一个放着雪茄和香烟的小柜子,她打开的瞬间就能闻到尼古丁的味道,魔术师在她身后敲打着墙壁上的每一块浮雕装饰,像他那样“手艺人”无疑是对这类东西最在行的了。

总之那天,实在没有办法,她把那个病人抛弃在了病床上。那是难得的一次顺利而且麻醉得当的手术,病人两个多月的胎儿已经被取了出来,血淋淋的下体还没做清洁,就这样也安安静静的躺在她手底下。

可是小护士在门外使劲的敲门,她知道再不走恐怕要不好,病人的麻醉还要好久才能过,血一直在往外流,来不及被止住。

于是她就跑了,从早就准备好的后门,所有诊所里的人也都各自逃离了那个地方。她想过苏格兰场来了会不会把病人送到别的诊所或者医院,但是听闻那个女人——艾米丽·亚当斯,就那么死了,她好像也早有预料。

“这里什么都没有,”魔术师一甩手,坐在了地毯边的扶手椅上,有点气急败坏瞪着墙上的画框,那里面是关于十个小兵人的诗,“真不知道这欧文夫妇藏在哪里了,累死我了。”

艾米丽慢慢的站了起来,眼神却不聚焦的看着窗外的天空,是一贯灰暗的颜色,“那我去楼下看看吧,”她拽了拽自己的裙子,想到了自己皮包里的酒瓶,“说不定瓦尔莱塔小姐的司机就要来了。”



TBC

评论
热度(89)

© 贺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