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双波】此去经年 [试阅4]

闭眼,黑暗降临,衰荣生杀。



声波睁开眼的时候,透彻的恒星光已经施施然洒了半墙,深褐色的地板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点年轮的纹路,刻有暗花的壁纸在阴暗处发着微弱的荧光。

他有一瞬间的错愕,然后看着不远处仍旧呼吸绵长的紫发男人皱起了眉。

窗帘外新生的柔和光线越过震荡波的肩膀来到声波的眼前,用渐渐改变的亮度温柔唤醒了难得入睡的前情报官。

自出走以来,声波少有安眠,每到夜晚总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他害怕做梦,因为记得太清楚。他又渴望沉溺其中,因为担心记得不够清楚。那确实是他倾覆了半生的曾经,可那也是他再回不去的曾经。

但声波没选择任何一种。因为哪一种选择在他眼里都像是懦弱和妥协。

后退不可饶恕,即使已经把自己放逐。



轻手轻脚的爬起来,把自己的半边被子铺回床上。声波走到衣柜前,推开门上的磨砂玻璃,巡视翻看了几遍柜里的衣服后,解开睡衣扣子的手指停在了半路。

作为情报人员,声波从来不需要有什么选择。一切为获得信息为中心,需要什么,他就是什么。已经习惯用数据和最优解把自己包裹起来的人,也只留给别人一个用公式计算出来的完美外壳。

可他现在突然有了选择权。

简直灾难。

“右边抽屉最下面。立橱左数第一件,第四件。鞋柜第三格。”

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指挥心脏外科手术也不过如此语气。

震荡波径直走到卧室门边,抬手握住把手,瞥了一眼还在翻找的声波。

“今天会冷,把围巾戴好。我们要去一个地方。”

反手把门阖住,科学家觉得自己看见了声波有点发红的耳尖。



……可能会到的晚一点。

震荡波眯眼盯着汽车后视镜里自己额头上轻微抖动的红色激光点,缓缓举起了双手。

“呲啦——滋——滋——”几声尖锐的杂音后,车载收音机自行亮起了运行指示灯,蜂鸣声弥漫在车里,调频编号的显示屏里数字乱码飞快坍塌又重新计数。

“咳咳,”话筒那端的人煞有介事的清了清嗓子,轻微的咳嗽声跨越整个赛博坦星球的距离而来,“你好,震荡波先生。”



最原始的LC电信号,在卫星,信号塔和强化器的加固下,捕捉起来反倒成了难题。

声波把音频分析系统后台,看了看进度条还在缓慢蠕动的信号捕捉程序,稍作沉吟,敲击键盘打开了后台启动的热感仪。黑色的坐标系里显示着传感器编码后的数字信息,蓝发男人看着范围迅速缩小的坐标区域,起身打开了衣柜门,单手穿过紧密悬挂的衣物,准确拍下了位于柜子内壁上的按钮。

“滴。”坐标定位。

声波把运行界面导入护目镜,拎着枪出了门。



Tips:

1.即便在睡梦中,声波也对光线变化很敏感。纵使过度劳累,如果周围环境的亮度到达某个范围以上,他都会惊醒。

1.5.声波没想到他能睡到这个光景,更没想到居然一夜无梦。

2.科学家深知声波的习惯。在战争期间,情报官任何住处的卧室都经过改造,没有窗户之余隔音良好,确保通宵工作之后的声波可以在黑暗无声的环境下充足休息。但在目前的时期,大张旗鼓的改造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3.背景补充:本文中声波具有读心能力,在一定物理范围内作用,但对震荡波无效。可以类比的理解为《暮光之城》里男女主角之间能力的相互制约关系。声波可以大概的意识到震荡波的状态变化,但不能做到进一步的探知。

3.5.大多数情况下,声波并不依靠读心能力进行情报获取,他利用黑客技术,或者是情报网。

4.一切术语都是我编的,别太考据,看着有那么点意思就行了。

5.震荡波很早就醒了。

6.这也许是一个反派永远不会出场的故事。



我要长评_(:_」∠)_
长的_(:_」∠)_
不过[3]我也是这么说的然后连看的人都没有了呵呵呵呵呵呵呵
评论(20)
热度(23)

© 贺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