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转自己的旧文】以kindle为代表的世界会好吗?

小棠 · 叉冬 · 三八六

本文的成因是和几个编辑老师的良性探讨,以下问题都局限于2011年。

现在是2014年,kindle几乎人手一个,但是下面这些内容也算是还有一点儿意义的。受《S》启发,搬过来玩。

原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90708a0100z4xn.html

以我现在的观点,我还要加一个问题:

把任何已经出版的实体书都变成电子版真的有意义吗?事实上,从写这篇到现在,三年过去了,我觉得以kindle为代表的世界也没好哪儿去。我手里的美版kindle仍然不能买中亚的书,至于KDP什么的,这辈子我都不指望在中国看见,那么,问题来了,在书号制度、出版制度和电子临界版权模糊不清的情况下,中国的电子书市场到底在玩个神马?


以kindle为代表的世界会好吗? 

(2011-11-01 13:23:27)


今天的新闻是,亚马逊在和中国相关高层继续谈判Kindle系列产品引进中国的事项。

此前,中国已经有网络阅读和电子书,以及最基础的电子阅读器。然而Kindle提供了一种省略传统出版模式中编辑职责的盈利方案,把出版变成了最简单的一种传播,作者→读者。作为拥有编、制、售一体的传媒公司,Kindle的确是我见过的目前为止最具改革潜力的电子产品,成功与否另说。

对于盛大的竹子书一类产品,虽然从长相到用法,看起来与外国产品不相上下甚至更高端(证明国人欠缺的不是技术而是想象力),但整体上,除了拉动阅读倒退以外,没有什么积极意义。

以下要讨论的事情建立在三个观点基础之上:

1、中国的出版环境苛刻,在不谈制度的情况下,依然苛刻。

2、外国的出版发展方向将是中国需要努力的。不要谈社会主义特色,无关意识形态,只考虑,钱和文化。

3、我认为目前的中国文化环境不如外国。

 

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反对电子书/电纸书/电子阅读器,包括手机阅读?

当人类还是一个跟猩猩没有太大差别的低等动物的时候,目标只是“能够制造和使用劳动工具”。下一步,当人类真的变成了人类的时候,语言被创造出来了。第三步,当人类足以自如发展生产并且满足自己之后,文字成为了更高级的沟通方式。到此,人类才从身心两方面成为一个较完整的、彻底区别于动物的高等生物。

对文字的识别在长久的历史过程里分化了人类,直到现在,我们仍然把“是否认字”作为判定一个人有没有文化的最基础的标准。对文字的识读确实要求较高的注意能力、记忆能力和逻辑能力,通常,达不到这个要求的人类幼体都被判定为一种技能上的缺陷。

而把这种判定标准的东西用长久的方式记录、保存下来的要求,催生了纸。在纸不易获得的时代,只有明确的、具有保存价值的东西才可以写在纸上,通常,还不能一个人占有纸,集多人智慧的书在魏晋南北朝之前居多的原因就是,留点儿东西给子孙是一件太严肃的事。

之后又有了印刷。

印刷让纸具有了广泛的传承意义。知识和文化能被大量复制,人类文明才热闹起来。说白了,全民素质提高,你唱歌才有人听得懂,自己玩是很寂寞的,近亲繁殖的文化没有灿烂的果实。

终于拐到了读书上。

读书是一个私密且独立的过程。也许读书会是反例,但读书会的前提也是大家都看过了这本书,进行重读和讨论。即使少男少女约去湖边读书,也是肩并肩看一本,默不作声为美,而不会同时念起来或者你看一页我看另一页再交换情节。这符合文艺复兴以后,关于人类进步的哲学阐释,它们大多都包含一个“个性化”的命题,就是说人类的发展就是个体不断地对抗现有体制。读书就是最好的个性化的事。

同时,是直接接触代表“记录、知识(文化)、延续”的纸张和印刷技术的过程。

电子阅读接触屏幕,而屏幕在最近50年的历史里,代表着电脑和电视。关于电脑对人类既定阅读习惯带来的负面影响下面叙述,关于电视,则可以参考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屏幕代表的是轻松和直观的信息接收,与书的意义相反;屏幕代表了多人聚集、多媒体聚集,与书相反;屏幕代表了信息的瞬间化和不持久性、即时性,与书相反。因此,如果支持实体书,几乎必须反对电子书。

尤其是电子书试图用科技的进步来取代纸书。冠以进步的名义可以,但阻挡另一种领导进步的媒体,不行。唯一庆幸的是,根据以上的人类文化进程,我个人认为电子书无法取代纸书。当然,电子书如果再经过一个如纸书一般漫长的历史进程之后,也许可以。但那时候的事情,我们没必要关心。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要反对中国的电子书,包括手机阅读?

不解决盈利问题,任何形式的出版都是死路一条。

中国目前的电子书市场无法保证著作权人对著作的完全盈利。说穿了就是盗版严重。电子版也是版,TXT也是盗文,不给作者付费的出版都是耍流氓。作者主动表示免费的除外。

业界有种说法,电子阅读市场里,阻止盗版的唯一方式就是给某读者阅读某篇著作创建唯一、不可复制的、不带钥匙的锁。这个锁可以是代码或者其他什么,让科技去发展吧,也许可以解决。也就是说,要创造电子阅读与纸面阅读的共通点:个性,或者说独立,或者说唯一。

这个模式是:我下载的小说A和散文B,只有我的电子阅读器可以且仅可以为我提供单向的阅读功能。

中国的电子阅读器几乎对此没有任何限制并且越来越开放多种格式支持和破解,掐死了自己未来的盈利点。

想想当年的邮箱收费的下场,电子阅读器正在步那场革命的后尘。至今,电子邮箱无法向任何基础需求的客户收费,未来的电子书盈利也一样。

 

第三个问题是,为什么反对网络出版,或者说,目前模式的网络出版?

在手抄本的时代,写一本书可以是1:1抄下,也可以是创作,是印刷术的出现,彻底区分并用高下标明了书写和写作的区别。这个过程微妙,加之纸本身所具有的持久性意义,让“出版”这个词汇具有了对进步文化的凝聚意义。狭义上区分,目前的网络出版并不是“出版”——它没有“版”,也就是“copy”的产生,甚至许多网络作品有且仅有一份copy,因此,它相对具有了copyright,但是并没有构成广泛意义的“publish”,也就是“出”的动作。

出版本身带有编、审的过程,即便是十五世纪在欧洲印刷几册散文,也并非一人之力。因此,暂不能将网络的点击视为一次“出”的动作。电子社会里,出版被简化成了个体工作,而阅读则变成了集体活动,这不能说是倒退,亦不能说是进步。

目前模式的网络出版,用“便利”和“个性”为代价,拉低了出版的门槛。并不是说出版应该有多高的门槛,事实上,在制度没有如此严密的过去,书籍可以随意印刷,只要你有条件——现在是无条件的,即使你在文章、金钱、时间、技术、力量上都有所欠缺,依然可以在网络中获得一次出版机会。

这是出版的沦陷,而不是普及。

过犹不及,宁缺毋滥,文化必须多样,亦要精炼。

 

第四个问题是,这一切反对,是不是在拒绝科技进步?

科技是手段,必须服从于人类目前的利益,对于褒贬不一的科技,我们都会在感叹和批判之后观望它,比如转基因技术。

对于电子、网络出版的技术,我个人认为,技术本身并无缺陷,而是理念与传统出版起了冲突,并暂无解药。传统出版的发展过程,如上,是人类自发地需求推动,符合前后逻辑且具有认知上的革命意义——比如将纸和知识的传承划上连接线——电子方面的技术,自产生以来就一直带着“便利”的标签,这是好事,然而不能简单移植于所有方面,并非事事都可以走捷径。

我个人不拒绝用更小的存储空间获得更大的信息承载量,然而,这和拒绝改变一个具有前因后果过程的行为习惯有很大差异。

即使是Kindle,也只能改变图书的销售习惯而不是阅读习惯。现在世界范围内,阅读习惯已经不如媒体单一的时代,人普遍乐于看图和听、说,而不愿意阅读文字,中国尤甚。微博时代以来,140字以上的内容已经难懂,如果不配图,更是扫一眼都懒。

盲从一起看来便利的进步,本身就是愚昧的倒退。

 

第五个问题是,以Kindle为代表的世界会好吗?
也许会,希望会,但不一定会。

即使亚马逊和Kindle也无法短时间内解决一个问题:不需要编、审环节的出版,是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

事实上,现在的网络大环境已经是成熟的“作者→读者”模式,除去制度因素,任何人可以发表观点并获得聆听。“看帖不回贴,买方便面没面饼”,证明任何“作者”都渴望传播的回传过程,而不是单一地发出信息,网络超越印刷做到了这点,因此现在是一个“作者”强势的环境。

现在,包括可以预见的未来的模式是:作者可以发表任何想发表的,但没有人替读者选择。或者说,读者不需要别人替它选择。或者说,读者不需要选择。前几天看豆瓣的量子熊猫作出了“读书马上”的项目,很有意思,不过,仍然是上面所有问题的合体——读纸书是个体的事情,电子阅读时代,还是这样吗?如果是,改变是什么?如果不是,怎么保持个体的个性,怎么选择,怎么完成有效的传播和回传?

(以上疑问所说的电子阅读,是理想化的模式,并不是简单“把二十四史放到电子屏幕后面”的简单的文字载体变换后的模式。)

 

问题再说大一点儿就是:电子阅读除了能够在长久保持知识的原生态、更新文化以外,还能给人类进步做点儿什么?如果只是多卖了几台阅读器或者产生了一些如同网络专栏之类、只有暂时盈利而没有长久盈利点的东西,那确实没有什么欢迎它的必要。

书籍的存储问题,永远不是纸书消亡的主要原因。如果有一天纸书确实是消亡了,我希望是人类在飞速发展的时候,找到了进一步的、美妙的升级品,而不是粗暴简单的替代品。

业界某老大预言纸书的覆没,我预言他在有生之年,一定赌错。

 


评论(1)
热度(13)
  1. 阿伏伽德罗小棠 转载了此文字
    小棠 · 叉冬 · 三八六

© 阿伏伽德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