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超恺】狠狠

具体来龙去脉请参考微博,总之感谢阿离

0.

夕阳,高柱,回廊,尖塔。

绯红的光线泼洒在仿哥特式的建筑物上,灰白墙面不得已换了新装,浅薄的色彩掩盖不住脱落的墙面,徒留一片看不清的阴影滋生黑暗。间距颇小的楼塔层叠,前者的阴影将后者笼在身下,繁复装饰的欧式窗口只剩下破碎的玻璃和厚重的灰尘蜘蛛网,几番折射下,勉强向屋内投入一缕昏暗的光。

荒废了数年的烂尾楼,尖塔顶端的钢筋还固执的向天空比出一个巨大的中指,投影在地上却只剩张牙舞爪的装腔作势,抹不掉的是不见人烟的凄惶和寂静。不远处却是另一番景象,军刺和枪管在阳光下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隐藏在尖塔之后的回廊里,一个红色的点若隐若现,还伴随着一缕青烟。

半晌,邓超捏灭了烟头,随手扔在了地上,从观察的位置侧身回防。

“恺开,外面有多少支枪?”

“……十以上,十二以内。”

回答他的人此时正身处在那个鄙视天地的露天尖塔内,端着一支狙击枪的双手稳如泰山,双眼微眯,默数着敌人手里武器的数量。

“操,大手笔。”邓超抬脚狠狠碾了一下地上的烟头,“要不是在这屯了点货,我现在就想上去找你,爽完一了百了 。”

“超哥你……”郑恺觉得自己在寒风中冻了半天的耳朵再一次毫无抵抗的升温,想要切断通话的手抬起来又放下,搓了一把自己的脸。

“开个玩笑嘛,恺开你还是这么不禁逗,耳朵又红了对不对。”瞬间不复方才的阴冷和破罐破摔,邓超按着耳麦闷闷的笑了两声,低沉黯哑的声音顺着电波传进十米以上的那个人耳朵里,顺着小巧的软骨一路把火点到耳尖。

“快进范围了。”郑恺打定主意不理这个变来变去的家伙,专心在制高点观察着敌情。

“很好,”另一边也进入了状态,声音是熟悉的稳定而清晰,带着让人相信和服从的力量,“那就开始吧,毕竟……”

“嗯?”年轻一些的狙击手带着疑问的语调微微上扬,同样的低沉,但比邓超的沧桑清朗明亮许多,少了七年打磨的声音自顾带着一股活力。

“我可是买了去荷兰的机票的。”

1.

“不久之后我们公司老板要出席一个重要的商务会议,希望可以从贵店定制一款香水,不知道哪位调香师可以前来服务一下?”

“请问先生您倾向选择专长于哪一种香调的调香师?”

“……水生调。”

“那请问先生您是只需要这一次合作,还是希望和某位调香师建立长期的量身定制关系,并签订合同?”

“我希望可以建立长期雇佣关系,最好是一对一的专属服务。”

“好的,三天之后,我们的调香师会携带合同上门与您洽谈相关事项,希望您彼时对我们为您选择的调香师满意。”

放下电话,刚刚挂在脸上客套微笑从脸上快速剥离开来,等到邓超重新靠在椅背上时,拥有深刻五官的面庞已经重归一潭死水。

这是他第三次从“常数系统”租用长期合同的“调香师”了,前两次由于邓超过于谨慎的“报账”,签约的“调香师”能力不足以完成他的要求,不仅要由他自掏腰包给对方治疗,还要按照“常数系统”的霸王条款支付一大笔赔偿金。对“调香师”能力失去了信心的邓超自然不肯总是当冤大头,前几次都是雇佣境外雇佣兵应急。

可这次的交易耗时太长,断然不是打游击的黑市雇佣兵可以涉足的领域,思踌再三,邓超还是联系了这个神秘的组织。

“常数系统”,一个为黑白两道提供专业雇佣兵的组织,而“调香师”就是它们麾下的雇佣兵,分级制度从甘苔调为基础,顺着香调分类的过渡箭头,直到水生调。

这次的交易太过重要,一向哪怕是对“常数系统”这样必然的第三方组织也不愿意透露自己生意情况的S公司,也不得不花重金聘用了一位水生调的“调香师”。

希望这次自己不会再次失望吧。靠在椅背上的邓超回想着为了这次交易成功自己做的全盘计划,在思考到几个关键节点的时候又打了几个电话一一确认,最终思路还是落在了那个每次都必然准备却从未使用的最终程序上。

拿好钥匙,关掉电脑,拔掉电话线,切断电闸,打开白噪声发生器,关门落锁。

这个用来保命的程序,必须由他亲自去审查和确认。

2.

郑恺站在S公司的楼下,转了转白色的棒球帽,抬头看着大楼华丽而宏伟的玻璃幕墙,从接受这份长期雇佣之后不曾消失的莫名惶恐再一次席卷了他的内心。

也许是因为第一次接受这个级别的任务太过紧张了吧,刚刚晋升为水生调“调香师”的男生低下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手腕几次抬起又放下,最终还是轻轻抚上了自己左耳的暗蓝色耳钉。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郑恺吐了一口气,拽了拽自己的宽大T恤,正了正帽子,拿好“常数系统”密封好的合同,迈步走进了S公司大楼的玻璃大门。

如果说每一个雇佣兵在遇到同行或者是可能对自己有危险的人时,都会有一种被毒蛇暗中窥视的毛骨悚然,那现在的郑恺不亚于一只陷入了应激反应的雪鸮,浑身僵硬,双手冰凉,每迈出一步都要强行按捺自己向目光来源望过去的冲动。

S公司果然不同凡响,外表上和其他写字楼并没有太大区别的建筑,内部却建造的如同堡垒,高空压制,交叉狙击点,安排合理的流动岗哨和隐藏在琉璃垂挂装饰之间的摄像头,一起构成了一套精密的安保系统。

布置这套系统的人不简单,郑恺在内心下了结论,努力劝服自己忽视掉内心的慌张和手心的冷汗。从进门起,无法言说的熟悉感让这个还显得有几分青涩的大男孩脑海里转身离开的念头翻覆了几次,就像是某次梦里曾经造访,战术设计,装饰风格,乃至于墙上的油画都有种朦胧的相识。

可能设计师是个品味和我类似的人吧,郑恺打着哈哈安慰自己,按了按帽子,快步走进了电梯,按下了顶楼的层数。

上到顶层,走到走廊尽头,推开虚掩着的大门,然后……

“轰——”的一声,郑恺觉得大脑里自己赖以为生的雷达,终于不堪忍受主人在自己无数次警告下依然的我行我素,在达到阀值之后,很干脆的炸成了一朵蘑菇云。

宽大办公桌后面坐着的,赫然是那个三年前的冤家,邓超。

大男孩呆呆的愣在了原地,待到反应过来,慌慌张张想要撒手逃跑时,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人却已经来到了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粗暴的拉进屋内,一脚踹上了门。

屋子里安静下来之后,平复了方才突然激动的男人如梦初醒一样放开了郑恺的手,低声说了句抱歉,便从对方另一只手里抽走了密封袋。郑恺也冷静了下来,摇了摇头就坐在了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目光失焦的看着桌面。

邓超从没想过,以这样的方式,郑恺就自己主动出现在了他面前。

准备好了表情,也准备好了台词的他,坐在办公桌后正准备开始一场并没什么区别的表演,却一抬头,就看到了那唯一一个总是破坏他的计划,让他好笑的气急败坏到装不下去的人。

他没多想,眼睛直直盯着对方红了又白的脸色,就几步冲过去,扯着郑恺进了屋子。

就像是三年前,这个能干却被稍稍调戏就能从脸侧一路烧到耳尖的小助理,被自己发现是对价派来的间谍时,那让邓超发狠又心痛的一幕复制粘贴。

tbc

太久不发lofter都要长草

评论(6)
热度(30)

© 贺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