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gamquick】初恋这件小事(上)

黄金国:

*双影视设定,cp:gamquick+天使夜+一点点狼队。牌皇巨巨保留漫画喰种眼设定。


*尽是胡扯+尽是瞎编。私设成山,设定有出入见谅。


 


虽然外界对变种人众说纷纭,有的把他们当成神迹,有的把他们看作恶魔,但实际上年轻的变种人们大多数时候也只是普通的青春期少年少女而已。会攀比能力,会违反校纪校规,会有未成年偷偷喝酒——当然,也会玩一些别的孩子们都喜欢玩的游戏。比如UNO,再比如真心话大冒险。现在一群学生就正坐在食堂里唯一一个圆桌前,桌上放了个啤酒瓶。他们第一次玩的时候还曾提议封住快银的手,但被快银的抗议说服了:他们又封不住凤凰女的脑,幸而这两人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作弊——好吧,严格来说并不是没有,但这总要参与了才有意思。


 


“我说……我可以下来了吧?”夜行者颤抖着问。他现在正跨坐在天使的大腿上,看着对方的眼睛。天使得扶着他才能防止他掉下去。这两个人之间有一股奇特的气场:比如夜行者总是不怎么愿意直视天使却想与天使做朋友,比如天使脾气差极了却对夜行者(相对而言)分外温和。这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夜行者糟糕的迟钝让这件事分外有趣。Ororo跳起来站在椅子上,她的笑声大得可以招来积雨云:“嘿,我们说好了一分钟的!你总不会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吧Kurt?”


 


Scott一口啤酒喷出来,被Jean控了回去。而Ororo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讲了怎样的一个黄色笑话。


 


Kurt飞快地眨着眼睛。蓝皮肤看不出脸红是世间一大遗憾。他抖得越来越厉害了:“一分钟有这么长吗——噢!”


 


“呯”地一声,Kurt带着天使瞬间移到了半空中。屋子里没有横梁,两人直直地掉了下来。Warren一声不吭地张开翅膀作缓冲。这里面没法飞,幸而他们也摔得不重,更何况天使最后还用翅膀将夜行者护了进去。曾经的角斗士皮糙肉厚,从天上摔到地下怎么样没摔过,这样来一下勉强只能算挠痒痒,倒是夜行者比他更慌:“抱抱抱抱抱歉Warren你没事吧?”


 


天使大喇喇地耸耸肩,拍拍小恶魔的头发,提溜着对方的后颈让他站起来:“没事。”他抬起头,对一屋子人意味深长的眼神泰然自若地掸翅膀上的灰,“你们继续。”


 


“那你也得先放开Kurt啊!”快银冲他喊,“他可是这一轮负责转瓶子的!”


 


 


 


就因为这句话,当下一轮的瓶口对准Pietro的时候,连心地善良的Kurt都不愿意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一群人兴致勃勃地围着他——新来的同学总归更受欢迎些,更不用提他有一个“很酷但不能告诉你们是谁”(Ororo语)的老爸,以及能够把他们全校人一瞬间从爆炸现场救出来的能力:他还跟天启单挑过,天哪!他还揍过天启(几拳)!老实说在Pietro过去的生活中从未碰到过这样的场景,毕竟他可以说是一个宅男,不去学校,不去图书馆,爱好是顺手牵羊,走起路来几乎没人看得见他。幸亏他骨子里天生就有办法应付这个。银发小伙子耸耸肩,把手臂一抱:“好吧,你们可以问你们想问的……别问我爹是谁!”


 


他看上去挺认真,一屋子青少年只好悻悻作罢。Ororo坐在椅子上,这个开罗姑娘把两只脚都盘上了椅子:“嘿,哥们儿,你有那什么吗?”


 


“哪个什么?”


 


“额,我是说,情史?”


 


“……你认真的?”Pietro指了指自己,他的防风镜,美漫风的宽T和与主流偏离甚远的皮夹克,“你觉得我看起来像那种谈过恋爱的人吗……好吧,我确实谈过恋爱。”


 


Ororo一时间没有说话,不远处传来几声雷声。


 


根据Pietro的叙述,他确实有且仅有过一次恋爱经历——用俗套一点的话说,那是他的初恋。不过那个人并不是哪里的喜欢穿迪士尼裙子或者喜欢看《蝙蝠侠》的小姑娘,而是一个身高一米八,看上去不怎么喜欢洗头的男人。(又一个gay,泽维尔天赋学院是怎么了?)快银忽视了一群姑娘腹诽的眼神,耸耸肩继续讲下去:“我第一次看见他是在……差不多五年前、的时候。”


 


那天对快银而言会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且这份难忘则始于一个普通的早晨。他起床,吃早饭,打游戏到中午,吃午饭。下午他心血来潮地决定出去逛逛,看看有没有新上架的适合他的棒球帽(或者干点其他的)。他跑到路上,小心地防止自己路过的风带起谁的手机钱包或者别的什么。镇子太小了,从头跑到尾只需要五秒,而镇外是一条不知通往何方的公路。快银整了整自己的防风镜:他溜出来的次数实在不多,跑远点儿也无可厚非。当然,一切最终都取决于“他喜欢”这三个字。而今天他想去隔壁镇上看看。


 


那时他还不知道这个决定会给他带来怎样一段体验。


 


“不,我当然不是在邻镇看到他的。”快银摆摆手,“那就太没意思了。”


 


事实是,直到那天结束他也没能够到达邻镇。在路上他救了一辆正处于险境中的雅马哈R6。彼时可怜的重机车正在高速公路上没了命地乱窜,身后跟着一挂紧追不放的(疑似)黑帮分子。R6的驾驶员是个看上去挺成熟的男人,这也许可以归功于他不知道几天没挂了的胡渣和散乱的长发。


 


他的处境看上去不妙。Pirtro看着这副枪林弹雨的样子。他不喜欢有人在自己面前死亡。


 


希望对方不会介意他多管闲事。


 


 


 


 


当Remy LeBeau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座破败小旅馆里的床上的时候,他吓得不轻。在他的认知中他上一秒还正在路上,怀揣着某个大公司的机密资料被上天入地地追打。这超越了常识。他缓慢地眨着眼睛,看见一个银发小伙子正嚼着口香糖冲他吹泡泡。


 


“嘿老兄,感觉还好么?”


 


“不,不好。”牌皇回答,“发生了什么?我在哪?”要不是这里看上去实在太普通,他几乎要以为自己已经下地狱了。


 


“嗯哼,嗯哼。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你需要我回答三大经典哲学问题吗?”Pietro Maximoff漫不经心,“事实是,你在我们这儿的旅馆里。我刚刚看你……嗯,有点危险,所以就把你救下来了。”他顿了顿,语气中带上了一丝犹豫,“呃……实际上我把你放到这儿后就应该扔着你不管的。(认真的?希望这小子没有救过什么普通人,否则会被这种情况吓傻的)但是,我刚刚顺手摘了你的墨镜。”他指了指床头,对方的墨镜正好好地放在那里,“然后看到了你的眼睛。”


 


“我想,也许我们是同类?”


 


Remy LeBeau在青少年说话的空挡里悄悄地观察了他一会儿。很年轻,充满活力与好奇心,有几分初出茅庐的狡黠,也有无法无天的自信与胆量。最后他若有所思地说:“所以,跑得快就是你的能力?”


 


“我干什么都很快。”快银回答道,“所以,你不准备跟我道谢,或者报上自己的名字,或者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能力吗?这也太不友善了一点儿。”


 


Remy LeBeau笑了。这小孩有些有趣。他伸出手:“好吧,Remy LeBeau。我能给物体充能让它爆炸……通常用扑克牌。也有人叫我牌皇,你可以自便。”


 


“哇哦,牌皇,这名字听上去够酷的。”快银吹了声口哨,“Pietro Maximoff。我一般不出家门,所以代号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他一脸可惜。


 


“没关系,你以后可以自己想。”牌皇说。他站了起来。现在可不是能够陪小朋友席地而坐讲睡前故事的时候,他身后还有一大群追兵,得先了解情况,“你刚刚就直接把我从摩托上带下来了?”


 


提起那辆R6他就有些肉痛,那可是他攒了几个月的钱才买的车。


 


“不是。”Pietro回答,“我还顺手把一颗打歪了的榴弹塞到了你的座位上,他们说不定会以为你已经死了。”


 


“这瞒不了多久。”Remy LeBeau叹了一口气,“他们在我要的芯片里装了定位器,我得赶紧走。”


 


“恐怕你一个人走不了。”Pietro站在窗口。牌皇显然还没有适应对方忽来忽去的风格,不自觉地揉了揉眼睛。


 


“他们已经朝这儿来了。”




tbc

评论
热度(254)

© 阿伏伽德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