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BvS&NYSM】Lex带到床上的奇怪味道还能更奇怪一点吗

CP:Lex/Daniel Jesse四兄弟设定 斜线无意义
跨作骨科水仙 ooc都是我的错
算是个小番外 来源是和一个妹子讨论Lex会带回家什么味

这是一个发生在Chapter N-1到Chapter N之间的故事[不]

脚步声,合着大都会有点腥气的雨水,还有LexCorp最新实验室里的塑料和金属混杂的味道,不紧不慢的靠近,让Daniel果断皱起了眉头。他在黑暗里精准的拍开科学家鬼鬼祟祟的脑袋,入手果然是一片水渍。

“我以为你就直接睡在实验室的操作台上了,Mr.Mark Luthor.”魔术师清了清嗓子,抬手按亮了床头灯。Lex往后退了两步,“听起来是挺酷的,我觉得Mike不会有反对意见,所以——你愿意也一起姓Luthor吗?”他从唇间溢出来了几声笑。“可爱的念头,”该死的亮的光线让Daniel更深的眯起了眼,不耐烦的看着眼前金发男人眼眶周围防护眼镜留下的印子,蓝瞳被照的像是透明的绿松石,薄薄的一片贴在眼球上,“只是因为一个Atlas不会随便打扰别人的睡眠,所以我觉得关于正常人正常作息的课程,你和Mark都应该重修。”科学家无所谓的哼了一声,转身从衣橱里拿出了自己的睡衣,“介于刚刚对我进行这番说教的人,曾经用‘快来看看这个新魔术’的理由把家里每一个人都从梦境里踢出来看那些诈骗的把戏,”Lex耸了耸肩膀,歪歪脑袋,声音得意的像是嘴角挂着金丝雀羽毛的猫咪,“我就姑且当做是你的起床气让你的智商再创新低吧,不用谢我了,Mr.Luthor.”

Daniel暗骂一声栽回床上,“任何人青春期的任何事都不许再提,Lex,”他目送着弟弟走出卧室,然后翻了个身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些,小声念叨着,“别让我想起你的,我原来还觉得‘地狱’这个词就足够严重了。”

Lex按掉了床头灯,钻进了被子里。大都会这个季节总是在下雨,阴潮闷热的低气压挥之不去,沉沉的压在头顶,连带着实验室的通风橱里都是一股微生物肆意生长的味道。但家里很好,温度适宜而干燥,Danny的存在让卧室安静的处于一种昏昏欲睡的温暖里,Lex觉得很好。

科学家喉咙里滚着一点笑,从自己这一半的床上直接蹭到背对着他的Daniel身边,借着月光半坐起来,不依不饶的扒拉着魔术师的卷发,细长手指上还带着试剂溅上去留下的棕黄色。栗发男人把头往被子里埋了埋,最终闷闷的叹了口气,不情愿的抓住了对方,“一定要是房间里最难搞的那个,是吧?”Lex没回答,只是把那一点笑挂到了脸上,用了点劲,把他哥哥拽到了更近的位置上,圈住了魔术师的脖子。

Daniel放空了半晌。一个热水澡并没有带来太大的改善,他还是闻到了Lex在泡了一天实验室之后的各种副产品。新仪器的从流水线上下来后带着的金属机油和塑胶味,各种试剂混在一起后带着点刺激性的甜味,Lex最后离开时拿来清洁的某种像消毒水一样涩涩的苦味,还有一种奇怪的像是玻璃融化后还没冷却就被扔进血泊里的铁锈味。

魔术师深吸了一口气,确认自己没有闻错后,忍不住狠狠的把了一下身后的脑袋,这让Lex差一点就撞到了铁艺的床头。

“你他妈能不能离那个东西远一点?啊?”Daniel没给科学家张嘴的机会,从床上弹起来飞快地转过了身,“这个时候你脑子都是干什么用的?”

Lex一愣,然后了然的闻了闻自己的手指。“我还不知道魔术这个行业对于嗅觉也有要求,”看着Daniel糟糕的脸色,科学家只好点了点头,“不过确实明显的像是房间里的大象。”

“你自己说的,天才,记得吗?”Daniel不买他的账,“致癌。致——癌。要我把这个词拼给你吗?还是你再给我背一次那个和美国心脏病死亡一样高的数据?”

“我想都不用了,”总裁先生也皱起了眉,语速快的不像是平时的他,“但是我得说,Danny,我不想解释给你听不代表你不用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你不会久居在这里,所以目前暂时局限于这个城市的灾难没有必要用来给你增添负担。大都会的现状完全不同于美国的任何一个地方,而它的民众的错误认识,完全的错误,已经很难逆转。所以,嗯,我现在在做的,是必须,嗯,必须要做的正确的事,而必须要做的意思就是说它的代价,它的代价,非常大的代价,也是,是必须牺牲的,无论如何——”

“你知道,”Daniel神色复杂的看着一半脸庞隐藏在阴影里的Lex,打断了对方越来越断断续续的话,通常情况下遇到全然没办法控制的局面时,魔术师就会做出这种表情,“我觉得……好吧,不说了,过来。”

Lex抿了抿唇,看着他哥一脸处于气急败坏和束手无策之间的冲他招了招手。科学家听话的又蹭到了Daniel身边,然后获得了一个落在唇角的轻吻。

End
戳了Danny怒点的味道当然是氪石啦[滑稽]

评论(9)
热度(97)
  1. 木頭阿伏伽德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倉庫

© 阿伏伽德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