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BvS&NYSM】Chapter 7:演员表第一位:Luthor老宅以及Daniel的碎片整理教学

CP:Lex/Daniel Jesse四兄弟设定 斜线无意义
跨作骨科水仙拉郎 OOC都是我的错
最近有点卡 下一章写完可能会好一点



壁炉早已经被点燃,带来足够的热量让整间书房里干燥而温度适宜,对于那些轻轻一碰就可能会掉下15世纪碎屑的书籍和画作无疑是一件好事,但偶尔跳出安全范围的零散火星对于这栋大量使用了木质材料的老屋来说可能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灾难——不能说它现在的主人不期待这件事的发生。轻微松叶香气的圆木在炉膛里燃烧的噼啪作响,火焰颜色明亮,映的壁炉周围的地砖和书架都是跳跃的黄和红,尤其在圆桌上的波旁酒酒瓶里,仿佛有一团在暗自雀跃。尽管仿照教堂建造的通天穹顶上还有巨大奢华的水晶吊灯熠熠生辉,房间里的色调还是逃不过它从成型的第一天起就保持的一种暧昧的昏暗。宗教意味浓厚的建筑风格和搭配色调,隐藏在高大书架和一幅幅挂画之后露出少许端倪的纹章和徽饰,珍贵的藏本妥帖的被保存在玻璃柜里,其余的书籍整齐并按照年代顺序依次列开不带一丝灰尘,绣着《酒神与阿里阿德涅》的工艺繁复的地毯上的少女依然光彩夺目,小桌上的酒瓶从不会空,就像那幅依然挂在最显眼位置上的画作一样。除非不安分的火舌吞噬了这间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不然它们就都永远不会发生变化。只因为它们现在的主人可以做一切事情,而他不过选择了保持原样。

房屋的主人在进入这间书房之后就不由自主的插起了腰,止步不前,站在门口,等着另一个人逐步走进,用特有的审视目光扫过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包括站住的他。Mercy体贴的为主客两人轻轻关上了黑胡桃木的门,好让他们能在这个充斥回忆的地方独处。黑发姑娘是真的希望她的雇主可以顺利的放松一点,而不是一直像只意图驱赶死敌的动物一样,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充满了威胁性。

耐心。不止是在等待最后揭幕过程中的从容,也是纺线织网撒网的步步为营。

魔术师,可以等一年获得信任和机会,可以等十年让一棵树长大,可以等三十年谋取一个最后的获胜。很多人都认为谎言和表演是在舞台上让观众们亦步亦趋不假思索的理由,但其实,耐心,在魔术中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如何把那些藏在人群里的,埋在座位下的,隐身在检票之前半年里的线再提起来,穿插编织成一张逃不脱的网,最后再让你心甘情愿的躺在里面一动不动,才是魔术真正可以做到的力量。

Daniel深谙此道。

跑车一路驶向郊外的Luthor老宅,Lex全神贯注的关心路况,注意信号灯,还打开了车上的收音机听这个时间段的新闻内容和收盘指数。年轻的总裁也没停嘴,“图书馆……竣工,嗯,一年时间,不知道你有没有机会看到了,Danny.”或者是,“石油,现在的石油业简直就像是西西佛斯的永恒命题……他们需要的,只有死亡。”对Daniel来说,Lex的聒噪一如既往,这在百分之九十的情况下意味着他们会你来我往的直到可以开饭,但他看着驾驶员死死叉着腰的右手,只回答了几个可以让“对话”进行下去的语气词。

对魔术师而言,Lex的紧张就像是Henley兔子里的帽子一样明显。不必要的花腔,无内涵的评论,叉腰,这些在栗发男人眼里是和他们最小弟弟电脑上的Error一样意义的警告。但他不急于探索事实真相或者修正他们,Daniel一点一点积攒牵引着他发现的碎片,耐心的等着这根线那一端的Lex自己走过来。

车子刚刚熄火就从兜里掏出那个蓝色橡胶球让魔术师还是没忍住呛了弟弟一句,从门口到餐厅简单的路程里挤满了金发男人浓墨重彩的介绍和评论,在用餐过程中即便客人拒绝了饮酒可依然没能剩下的酒精饮品,以及现在,总裁先生安静的站在门口不置一词,还有脱掉风衣和西装外套后戏剧性大大减退的标准动作。Daniel能看得出来,这栋老宅才是科学家日常居住的场所。尽管装修和选址跟它的主人一手操办的LexCorp塔几乎是站在了对立面上,但魔术师知道,Lex已经抓着线团,一点一点靠近了。


Chapter 7 End
To be continue

评论(5)
热度(48)
  1. 木頭阿伏伽德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倉庫

© 阿伏伽德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