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麦源】毫无理由且无法控制的需求的研究[未完]

之前说的姊妹篇
没写完

“也许你应该把这件事当做一件好事来想,”白衣天使摘下了自己在分析试样时才会带上的眼镜,看着眼前神情复杂的棕发男人,“当年进行改造的时候,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能‘正常’的活下来,所以我只能保证他在那一段时间内的身体状况是什么样的。这么多年来,这副身体内的人造配件和原本还保留了的生理组织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无从得知。”齐格勒博士捋了捋自己的金发,又仔细心算了一下表格上的数字,沉吟了一下,没有抬头看麦克雷的表情,“所以他能有这样的反应,在我看来是一件好事。这证明了他身体内人类的那部分良好的存活了下来,甚至可以说他的很多组织在进行缓慢有效的自体恢复,”安吉拉抬头看着牛仔,对面的人眼睛里闪烁着不同与平时慵懒的光芒,“也就是说,他正在慢慢恢复成一个更纯粹的源氏了。”

又是一个普通的电影之夜,和这两个人成为舍友之后的很多个晚上一样。挑出某一个两个人都不必出任务的休息日,通过有点傻的猜拳来决定谁是选择电影的那个人,然后肩并肩蹭在一起,瘫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吃一桶爆米花或者是两份基地的中国科学家新尝试的小甜品,甚至有时候是源氏自己心血来潮下厨卷的寿司,一直看到两个人都被信息量冲的头昏脑涨,然后相互拉扯着发麻的腿脚从电视机之前一路晃回到床上,栽进被子里后毫无顾忌的睡到第二天的正午。

这一次也没什么不同,抱着黄油爆米花的麦克雷半是故意的输给了自己的爱人,一屁股坐在了惯常的位置上,懒洋洋的把一个抱枕拖到了腰后,看着说起来已经三十五岁的日本男人甩着脑后的发带,扑到屏幕之前开始划着雅典娜提供的列表寻找着自己喜欢的电影。还没接入信号的电视机闪着莹蓝色的光,把机械忍者从脊椎到臀部再到腿甲的线条仔仔细细的勾勒出来,精致又好看。

“我们看《电锯惊魂》怎么样?从头开始?”源氏及时出声打断了麦克雷的凝视,继续低着头研究着影片的简介和海报,银白色的手指在屏幕上扩出了一个新的列表,“我知道你也没看过,不如一起从头补一补?”

“我没什么意见。”牛仔的视线随着机体的动作从电视机前挪回了身边,看着源氏半蹲在了自己面前。可是接下来不同于平时的状态,机械忍者笑了笑,踢了踢麦克雷的腿,示意他给自己让一个位置出来,牛仔一脸茫然地扶着地坐了起来,然后看着相对于自己称得上娇小的银白色机体盘着腿,严丝合缝的把他窝在了自己的怀里。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走向,但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麦克雷单手抱着自己怀里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电视机上两个人被绑在机器上互相折磨的剧情,另一只手从源氏的头顶顺着发带一路摸到底部,时不时喂几个爆米花在身前人的嘴边,像是在哄猫般享受着原本属于电影的时光。

“杰西?”忍者的声音又一次打断了另一个人的沉思,紧接着牛仔感觉到了对方的手拉住了自己的小臂,往前拽了拽,“我感觉有一点冷。”

麦克雷一愣,很快就理解了源氏的意思,立刻放弃了自己原本瘫在沙发边缘的坐姿,支起了腰杆,把怀里的人更紧的抱住。忍者似乎得到了满意的回应,放松的倚在身后人的肩膀上,让牛仔的体温更彻底的浸染自己之余,又投入在了电视上惊险刺激的剧情之中。

所以……到底是什么走向?麦克雷抱着怀里的机体,感觉着原本微凉的温度在自己的影响下一点点变暖,看着这个只比自己小两岁的男人沉浸在这系列的电影中,因为剧情而时不时紧张的缩起身子,或者小声的吸气惊呼,感觉这个晚上的自己比一开始更加的茫然,却也更觉得没什么不好了。


TBC且no END
这周就要期中考啦,打算复习来着,结果感冒了脑子浑浑噩噩看不进书,就打算码码字。写到这些就写不下去了,估计着以后可能很难续下去了,就让它戛然而止吧。
本来也就是脑洞一时爽的无逻辑无剧情无文笔的小甜品,大家不觉得雷就很好了,这篇算是平行发展下“如果分泌催产素的是源氏”这样,所以大家自己脑补一下也就知道我写的是什么玩意_(:з」∠)_
蹲在麦源坑有段日子了,这次的随手一写算是一个开始吧,后续会陆陆续续产粮的,考完试就回来啦XD
谢谢每一个小天使对我的回应~爱你呦~

评论(8)
热度(57)

© 贺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