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麦源】当年我没做成的事一定要在你身上实验出来

乱写的
扔块糖
和任何没有前后逻辑时间空间关系

麦克雷抱着怀里大大咧咧坐在自己腿上的机械忍者,看着近在咫尺的尖尖小小的银白色耳朵,感受着源氏均匀的鼻息一下一下的洒在自己的耳侧,柔柔细细的气流带来轻微的触感,却让牛仔不敢有任何动作,双手都老老实实的放在忍者的腰上。

“挺奇怪的,”日本男人认真研究着手里的机器和眼前的麦克雷,寻找着合适的位置,语调轻快又带着些漫不经心,“虽然我们家对于纹身完全没有顾忌,但就算是一切平稳的最好时候,父亲和兄长也不允许我做这个。”他顿了顿,稍稍离远了一些,比对着机器的位置,“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

已经从那段时间走出来的源氏愈发能够平和的提起过去的自己和岛田家,尤其对着自己的男朋友时,很多不经意间说到的小事和曾经的习惯都让麦克雷听到时心里弥漫着像雪茄烟一样捉摸不透的幸福和疼惜。

但也许不包括雀忍兴高采烈的冲进起居室,一只手拿着从安吉拉那里借来的酒精和棉签,另一只手挥舞着他网购的一个精巧的小机器,以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姿势坐在了牛仔身上之后,理直气壮的要给他开个洞。

“也许是因为这会大幅度削弱纹身带来的气场?”杰西僵硬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而且,亲爱的,现在想从我身上弥补这个经历是不是多少有点晚——”

“嘘——”源氏用自己的唇堵住了牛仔因为紧张而开始乱跑火车的嘴,然后用力按下了机器的手柄。

“呃!”麦克雷下意识的跳开一点,撞到了背后的桌子。他看着腿上的人扔掉了手里的机器,转而举着镜子,笑的开心又狡黠,深灰色的眼睛整个眯了起来,稚嫩的像是个未成年人。

牛仔叹了口气,妥协的看向了镜子里自己右耳上的那颗银白色耳钉。



END
没了
你们可以试着在又有刀的时候吃了吐吐了吃[[[[x

评论(2)
热度(66)

© 贺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