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麦源】在所有之后的之后

一发完,写的时候没有动脑子
!ATTENTION!
1.源吹
2.翻译腔
3.没有除了逗号,句号和问号之外的标点符号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请下滑
请务必确认可以接受

Summary:哈娜第一天到守望先锋基地的事,纯YY




哈娜被接到守望先锋位于直布罗陀的基地时,是一个有点尴尬的时间。大部分特工都在睡觉了,只有一些值班人员还在灯塔里巡逻或者看着监控屏幕打哈欠。女孩当然知道基地外松内紧的状态,只是人丁零散的接机平台还是让她有一点害怕。

走吧,亲爱的,很抱歉这个时间把你接过来,但是相信我,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一定会给你补办一个欢迎会的。

猎空从她身后走过来,这个虽然在年龄上是大姐姐的特工看起来却和只有十九岁的哈娜差不多,活泼的不像是一个刻板印象里应该有的英国人。她和另一个中国的科学家周美玲一起到韩国把准守望先锋特工哈娜接到了直布罗陀,一路上给原本的电竞选手介绍了很多基地目前的状况和人员。

所以小姑娘一眼就认出来不远处另一艘飞艇上走下来的那个闪烁着荧光绿发光条的人就是传说里的岛田源氏。

再外向胆大的人,在第一次到了离家千里之外的陌生地方,和一群完全陌生的人相处时,都多少会有一些尴尬和紧张。即便一眼就因为太过明显的体表特征认出来了忍者,哈娜也没有敢说什么。她也有点不敢下去,所以只好转过身,让猎空先通过出口,假装在等科学家收拾好仪器再一起下去。

嘿,源氏,你怎么没在休息?

跑出去的莉娜冲到了忍者身边,熟稔的打着招呼。

杰西突然要去收个尾,我把他送出来。

忍者简短的回答着,声音并不大,但在安静的平台哈娜还是听得清清楚楚。那是一种带着电子音的沙哑嗓音,不难听,除了有电子音之外几乎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小姑娘听出了源氏的日本口音,这让同样作为一个亚洲人的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猎空听到回答之后似乎打算说什么,但是源氏及时截住了总是过于兴奋的飞行员的话头。

这是你们接来的新的特工?

对的,韩国的电竞高手,宋哈娜,也可以叫她D.Va。

猎空连珠炮般给忍者介绍了这位守望先锋目前最小的特工,说话间已经带着他走到了飞艇旁边。

温斯顿有说过。今天的时间实在是不如意,没安排人来接你们,我带你们进去吧。

源氏听不出年龄的嗓音再次响起,和科学家打了招呼。哈娜有一点慌张的挽住了刚刚走到她身边的美,转过了身。

在飞艇的光线下,如果不是那件很违和的睡衣,源氏看起来更像一个智械。银白色的身体,深色的人造肌肉,还有面甲和形状奇怪的耳朵,几乎每一个地方都带着金属的反光。如果不是来的路上被灌了大量的信息,哈娜觉得她和源氏的第一次见面一定不会以这么和平的方式开场。但是谢谢那些被莉娜像是用脉冲炸弹一样砸在哈娜耳边的单词和句子,小姑娘尽管有些紧张,但是依然友好而好奇的看着机械忍者,跟着美往基地走去。

我现在不能回去休息,美在宿舍和实验室之间的岔路口站住了脚步,柔柔的开口,刚刚收集到的数据必须马上处理,不然就会失效了。

她转向飞行员,莉娜马上接口说道,那我去帮你吧,你可收集了不少样本,总得有个人帮帮你。

哈娜不明就里的看着接她过来的两个大姐姐一唱一和,但源氏很明显明白了什么,他叹了口气,在面甲的后面听起来就像是有人用毛刷轻轻扫过耳廓。

那你们忙吧,我把哈娜送过去,绿色的视觉槽对准了女孩,介意我这么叫你吗?

不介意,电竞高手啪的吹破了嘴里刚刚吹起来的泡泡糖,但是我不觉得你比我大多少啊?

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哈娜听到了源氏的笑声,很少,声音也很小,但是你能感觉到他某种有点开心的平静安和。
我已经三十五啦,孩子。金属手掌轻轻摸了摸哈娜的头发,接过了本来挂在美的冰雪机器人身上的行李。来吧,让我们去你的宿舍。

源氏有那么一点点后悔告诉了哈娜他的真实年龄。得知了真相之后的女孩先是惊讶的看着他,几番打量没有收获之后,就开始执意叫他源叔。

那你要怎么称呼麦克雷,还有莫里森指挥官啊。忍者在心里默默想着。

当然后来他知道了,哈娜永远气势汹汹的喊着牛仔的名字,然后坚持叫前指挥官爸爸。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非常合理。

他把哈娜带到了新分配的宿舍,韩国女孩还没有自己的搭档,所以暂时和安娜住在一起。而现在安娜正在一个简单的清扫任务里,应该会在下午回到基地。把简单的基地结构和训练要求跟哈娜介绍了一下之后,源氏终于看到了来自猎空的一系列简讯。

〔杰西晚上能回来吗?

〔我们打算给哈娜补办一个欢迎晚会,你懂得,大家顺便可以吃吃喝喝。LOL

〔我已经问过了其他人了,他们基本今晚都能回来,除了安吉拉,但是她说她可以跟哈娜视频给她介绍一些东西。

〔源氏?

〔源?

〔能。

在莉娜的短讯轰炸毁了他的通讯机之前,源氏及时的回复了最重要的问题。一秒之后,一条新的来自猎空的消息跳到了列表顶端。

〔好的。LOL

源氏笑了笑,转身准备和哈娜说晚安,他打算回去再睡一会。再次回到守望先锋之后,源氏能发现自己平和了很多,或者说完全平和下来了。麦克雷就会抱着他说你是终于肯放过自己了。但是源氏有自己的理解。不是说之前发生的事情可以当做不存在了,而是源氏可以更简单的面对它们。也许就是这么简单,无论是之前离开守望先锋,还是跟随禅雅塔老师修炼,源氏终于可以很轻松地向前看。那些发生的永远存在在他的肩上,他现在的身体随时随地都提醒着他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也就这样了,源氏想。它不可能再对我更多的做什么了,而且我坚信,我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

我很高兴你这么想,牛仔把头埋在金属的肩膀上,嘴唇贴着某一个幸运的排气阀,喃喃道。

然后忍者看到哈娜从不大的行李里掏出了一台他很熟悉的游戏机。

嗯哼,过去的东西也是有值得重温的嘛。

如果你问哈娜为什么要叫源叔,现在的小姑娘也许会比成手枪的动作向你来一发之后说,因为这很IMBA啊。但是对那天刚刚成为守望先锋特工不到十个小时的宋哈娜来说,莉娜给她灌输的各种八卦和源氏真人带来的冲击不逊于第一次收到来自温斯顿的邮件。

源氏让她看到了那种从灰烬里重生的圆润温和,就像是现在的世界未来能成为的最好的样子,就像是再次召集的守望先锋给人的那种不会屈服的力量。从来只能在打电竞的时候臆想自己拯救世界的中二少女第一次见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力量,并为之悄悄动容。

当然之后他俩打了一天的PSP就不要多说了,安吉拉已经训过她和源氏了,拜托啦。

但哈娜没想到,就在当天晚上的欢迎会,让她无意间看到了一个更私密,更柔软的忍者。那种仿佛是偷窥到了某人最不为人知的一面的尴尬感直到小姑娘第一次正式地和麦克雷合作才被另一种黑线感取代。

虽然叫欢迎会,除了每个人都会和哈娜聊聊之外,基本上就是一个大家放松玩闹的时候。小姑娘也不很在意,她很喜欢每个人都很快的接受她的存在并且愿意信任她的感觉。

几杯之后,女士们基本都坐到了同一张没有高浓度酒精饮料的桌子上。她们放松的聊着最近的任务,武器的保养,很普通的一些八卦和谈资,此时此刻似乎没有一个人曾经拯救过世界,不过是一些在长期的辛苦工作之后终于可以和朋友聊聊天放松一下的女人们。哈娜也见到了她未来的室友安娜,那种温柔又不失严厉的母亲口吻让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很快和狙击手熟络起来。

另一边的桌子上,莱因哈特,林德海姆,士兵76和其他几位哈娜还没能认住的特工也在喝酒聊天,源氏也坐在一边,甚至摘下了面甲,浅酌着一杯琥珀色的酒酿。尽管并没有热切的加入谈话,但是机械忍者身上流动的荧光带足够说明他的心情也很好。明明灭灭的镭射光闪烁在屋子里每一个人的脸上,这让源氏原本会有些惊悚的面孔也看起来温和又干净。也许亚洲人都是这样,哈娜想着,看了看和安娜讨论埃及气候的变化的美,又看了看挂着浅笑安静坐在一角的源氏,从脸上根本看不出来年龄。

酒过三巡,一些人明天还有任务,在和哈娜告别拥抱之后都陆陆续续离开了。这种大家庭的感觉让大多数时候一个人的哈娜不是那么能很快的适应,但是她得承认这感觉不坏。

然后,一个披着红色披风,带着牛仔帽的男人带着一身的风寒走了进来。大概是刚刚出完任务回来,就急匆匆的赶到了哈娜的欢迎会现场。他颇有特色的跟每一个人打着招呼,那种略带一点口音的英语听起来随意又慵懒。

小姑娘还在回忆这个人是谁时,他已经走到了哈娜的面前。

我猜你就是我们的新成员,对吗?那种有点懒散的腔调让女孩莫名的红了脸,她才看清楚这个人不仅是戴着牛仔帽,而根本就是一个牛仔。

你好呀,他压了压自己的帽子,我是麦克雷。

还没等哈娜说什么,一旁的猎空就笑出了声。

杰西,她喊道,哪怕喝了一些酒,飞行员依旧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你干嘛又这么跟人家打招呼?

牛仔直起身子,向桌子上的其他人都问了个好。

能在结束之前见到你是我的荣幸,但很抱歉没时间陪你们共度良宵了,麦克雷挂着一点欠揍的笑,谁能告诉我源氏在哪里?

杰西?

从沙发的某个角落里传来了源氏不被闷在面甲之后的声音,他似乎喝醉了,这让他听起来更年轻了。

哈娜看着源氏跌跌撞撞的走进麦克雷的怀抱里,银白色的双手慢慢的揽在了对方脖子上。

你喝醉啦。

牛仔盖棺定论一般说着。

我喝醉了?

源氏有点茫然的问着,只管把自己挂在麦克雷身上。

我身上很冰的,你这只傻麻雀。

牛仔嘟囔着,动作温柔的把忍者推开自己一点,用披风把因为醉酒而温度调节混乱的机体裹好。麦克雷尝试拉着源氏离开这间屋子,但是忍者固执的揽着他的脖子,所以两个人就只好有点滑稽的挪向门口。

他们小声的凑在一起交流着,哈娜能听见一点日式英语软糯的尾音,还有另一个人奇怪口音的变调。可是几句话后,哈娜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个。源氏破罐破摔的把脸埋进了牛仔的肩膀,任由他用公主抱把自己抱起来,往宿舍走去。

这其实很合理,源氏不愿意把手松开,可他们也不能像某种连体的螃蟹一样一路回去,所以这就是最正常的动作了。

小姑娘有点震惊的把头转回到了桌子的方向,却看到桌子上的其他人促狭的看着刚刚离去的那对和她。

相信我,亲爱的。莉娜冲着她挤了挤眼睛,我们拉你来玩不是为了让你看这个的。我们也不怎么愿意撞见他俩这样,当然他俩很少会这样就是了。

不过我们都知道这很不容易,法芮尔啜了一口果汁之后接上了话头,麦克雷总有任务,源氏也是,大家都很忙,工作也不是都很安全,还要分出精力维持一段关系。

美端着一盘小甜点走了过来,加入了这个奇怪的对话。

之前安娜总跟我们一直说,没人知道一个母亲的感受。虽然我们都是你的家人,但其实,她坐在了哈娜身边,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我们都希望有人可以明白那种非常私密的感情。

而且他们真的相爱,安娜放下了手里的红茶杯,给自己的女儿添上了果汁,这就很好。这个世道,你还能指望从除了战友之外的人那里获得更多的爱吗。

麦克雷可不知道他给哈娜对源氏的印象又添上了多么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抱着源氏往宿舍走去,晕晕乎乎的雀忍安静的窝在他怀里,被披风裹得好好地。

我就应该盯着你去找托比昂重新检修一下温度调节的那玩意,牛仔嘟嘟囔囔着,并不管怀里的人是不是醒着,不然总有一天你要冻死自己。

是这样的吗?

源氏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

牛仔装作没好气的低头亲了他一下,忍者暴露在空气里的鼻尖凉凉的,我怎么知道。

他知道源氏并不是真的在问他,只是这个家伙半睡不醒的时候某种伪装自己在听的下意识回答。

明明我半夜走的时候你还好好的啊,怎么突然就高兴地开始喝酒了。

是这样的吗?

是啊是啊,你这个甜心,就会说这一句。

麦克雷叹了口气,推开了宿舍的门。

END

评论(16)
热度(118)

© 阿伏伽德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