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p陆 9.23

就觉得好看

ack:



BG慎


偏西幻的背景設定,幾分獵奇,具體隨意理解就行。


想表達的梗“Pi:夫人夫人,奶我一口。”


兩人的關係也可以隨意理解。








小插曲




门锁被外力卸下的声响近乎微不可察,随后一道身影闪进屋内,光被厚重的窗帘隔开大半,何况外面天气欠佳,下著毛毛雨。


影子拖著身体摸黑前进,虽动作缓慢,但在这差劲的视觉环境下却反倒算相当嫺熟。


他径直朝内裡的小房间走去,在门栓上稍做停留捣鼓了一会儿,费了些时候;他手上一滞,把先前做的功夫再又推回原处,拧一下把手,门咔擦地向前揭开条缝。


这人忍不住紧压著嗓音切了一声。


他溜进房内,裡面的人还在床上睡著,挨近了便能听见细微的平缓呼吸。他将嘴凑去床上人的耳畔,几乎是用气音慢悠悠地唤道:“夫人。”


“夫人,醒醒。”




陆夫人眼睛眯开条缝,迎面就是Pi佈满冷汗的脸。把她吓得登时将双眼都瞪大了,条件反射地往后一躲,險些动手用拳揍上去。


她坐起来拉亮了床头的檯灯,难以置信地瞪著Pi,那表情让Pi觉得她希望眼神是把刀,然后剁了自己。


“操,Pi,你什麽毛病,把我吓得心脏病都要犯了!”


“这他妈绝对不是第一次了,傻逼啊,开个灯能死?”


Pi回望床上穿蕾丝睡裙的人,先沉著地从头到脚打量个遍,待福利都揣到眼底后才摆出无辜的神情,举起本来捂著血肉模糊的腹部的手,“不怪我,LadyLu。”




Pi把两隻手臂摊平,好让陆夫人蹲著替他包扎。她手脚麻利,三两下就把绷带缠好,边包扎边絮絮叨叨,嘴上就是饶不过Pi,一時是他不开灯闯进来,一時是他又害自己受伤。


Pi疲倦地垂下眼看陆夫人,她教训人时习惯性蹙眉,她自己未曾发觉。Pi闷闷应著,却还是懒洋洋的敷衍模样,陆夫人一怒抬起头,就撞上Pi的眼。


战神的眼睛在此时出奇温润。她顿了顿,“怎么了?”


Pi说,“哦,我在看你的胸。”


陆夫人没气了,“……你大爷。”


“先帮你把血止住了,现在给你煎药,待会儿好了敷上去,休养个几天,就好了。……嗨,你都应该比我熟练了。”


Pi托住下巴,陆夫人屋子裡的柴火添得足,四周暖烘烘。她素来都如此,生活做事都有条理,会习惯性照顾身边人。他望著陆夫人在厨房忙碌,她将紫色的长卷髮随意地挽在脑后,一手撑在腰上,不时将耳鬓几绺掉下来的头髮别到耳后。


她很快注意到了Pi的目光,“马上好了。”


Pi闻言收回视线,“没事,不急。”




陆夫人将熬好的药盛到一隻瓷碗裡,又找来盆热水与毛巾。


Pi神游著想起陆夫人同自己提起的关于这副身体的事。他第一次向Pi交代他其实是个寄付在这个美人身躯裡面的男性灵体时,著实让Pi足足消化了很久,很久。起码半小时有多。


“夫人,你本来是什麽样子的?难不成是像穿了层皮,真实的猥琐的你就躲在这裡面吗。”


陆夫人一脸你有病吧地抬眼看看他。


“??真的啊。”


“屁,灵体你懂吗,灵魂是没有肉身的,你想看也看不到。真是吃了见识的亏。”


Pi:“……喔。”




上药的时候疼得Pi龇牙咧嘴,陆夫人只佯装眼盲耳聋,冷淡地用个金属镊子将嵌入皮肉裡的子弹拔出来,手又稳又准。


Pi哀嚎著,“哎呦,卧凑,疼,疼死了。”


此时陆夫人终于开了金口,吐了两个字:“活该。”


“夫人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我这是在救你,没我你早就死了,用不著我谋杀。”


Pi心想,完了,可能真的是生气了,不然怎麽连亲夫的称呼都没关注。


嘴上这么说,陆夫人还是一丝不苟地给Pi敷好了药,缠上了新的绷带。“你饿了吗?”


Pi迷茫地摸摸肚皮,“有点。”


陆夫人站起身,直接朝厨房走去。




她熟练地翻炒著锅裡的食材,Pi靠在牆上,觉得今晚的她始终有点失常的寡言。


于是附伤的战神晃悠著脑袋下的粉色小辫,慢腾腾地走到陆夫人身边,“来,夫人。”


陆夫人侧首瞧见他手裡执著件围裙,已经就好了位置,于是自然地躬身将脑袋从颈部绳圈中钻过去,手上动作没停滞。


Pi在后面把她腰后的绳子打好结,“唔,好啦。”


陆夫人说,“想著就炒几个小菜,就懒得穿上了。”


Pi没应话,眼明手快地伸过手去从锅裡捻起块肉丁就塞进嘴裡,动作迅速得猝不及防,陆夫人甚至都赶不上阻止,他已经把手指尖都舔净了。


“不错,好手艺。”他含糊地说著,给了陆夫人一个拇指。


陆夫人无奈得不知该气该笑,“Pi,今年几岁啦?”


“三岁吧。”Pi边说著,边又把魔爪伸往锅,这次陆夫人有了防范,一记掌拍到人手背上,切了个及时。“你也不嫌烫,边儿待著去,等下再吃。”


Pi委屈状抓著自己的手,“你这人怎麽这样的,我现在是伤患。”


陆夫人又不说话了,估计是懒得理他,专心炒菜。Pi百无聊赖地在她身后盯著锅,油把肉爆成金黄色,在裡面霹啪作响,加了云耳闻著更是香。


他把下巴顶在陆夫人肩头,握住她扶锅的那隻手。


“不帮忙别捣乱。”陆夫人嗫嚅,只是两个人都没当回事。




菜端上桌了,Pi第一反应有些诧异。“夫人你怎么吃这么少了?”


陆夫人轻描淡写道,“先前吃过,减肥。”


Pi惊得合不拢嘴,“你说什麽,LadyLu你要减肥?”没等陆夫人回答,他随即又恍然大悟,“哦——你是减肥腻。”


陆夫人差点没在他脑袋上呼一锅铲,“肥腻个屁啊!我就不能减肥吗?”


Pi没有再斗胆质疑权威,夹著尾巴安静地把饭菜吃完了。




陆夫人昏昏欲睡之间,在黑暗中半若梦呓地说,“没想到你回来得这么快。”


Pi等了会儿,才说,“嗯,提前结束了。”




FIN

评论
热度(12)
  1. 贺北ack 转载了此文字
    就觉得好看

© 贺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