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技能低下,懒癌严重,迷爹心理,混吃等死。

【陆小凤传奇】青涩当年(段子)

《陆小凤传奇》电影+古龙大大原著

一点小小的脑洞,脑洞来自于 @阿獍静 白菜来一锅 太太的repo

想象中小凤凰刚刚出道的时候,写的很差,不要打我


1.

解忧看着眼前的青年,下意识的攥紧了手里的帕子。

她不是初入青楼不经世事的小姑娘,也不是没有眼色不讲规矩的轻浮女子,在这洛阳城里,风流侠客富商巨贾们谈起怡红楼的解忧姑娘,都得半腔真心实意的说的上一句善解人心却又守口如瓶。

她不够漂亮的诱人,也没有出众的技艺,能在这牡丹花城的大小青楼的里活下来,凭的就是对每一位恩客耐心又体贴,一个眼神一声叹息便知道了来人的心意。世上众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无处倾诉却又积郁颇深的,反倒是对萍水相逢一夜留情的解忧愿意说尽心事。所以解忧知道的很多,她知道,能让自己活下去的另一个要诀,就是忘记听到的所有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

她看着这个自称陆小凤的人,对方大大的眼里是青楼女子难得一见的全心全意,酒窝里像是藏着最好的酒,问出的问题却让女人有性命之忧。

解忧能看出来,陆小凤年纪并不大,眉梢眼角还有一些藏不掉的青涩和紧张,挂着的笑尽管真心又风流,嘴角却抿的紧紧地。哪怕是在这样的风月场所,在一个妓女的闺房里,一个正常的男人,却依然不由自主的咬着后槽牙,挺直了脊梁。可他又很明显知道自己对于这种场合的束手束脚,几番挑眉言笑间就把那一点犹疑和抗拒也变成了有些年头的风尘女子最难以拒绝的单纯和羞涩。陆小凤对于每天只能待在楼里待客的解忧来说,比起其他任何一个客人都更难以捉摸,也更像是一段栩栩如生的外面的世界。风流倜傥的青年侠客,却又像是个弟弟一样,在这个莺莺燕燕的地方露出那么一点让人心头一跳的坐立不安,却只为问你一个问题。

他未来也许会成为一个能夺走每一个见到他的女孩子的芳心的男人,解忧想,最终还是松开了手里的帕子。她转过身,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那个人是四日前的亥时三刻到的楼里……”

 

2.

这不是第一次被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陆小凤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尽管现在这处地方一片漆黑又深处地下,这个未来会因为爱管闲事而被江湖上人人惦记的男人却毫不后悔。他摸到了一个干净的角落,把周围的两面墙和地面都试探一番之后,安心的坐了下来,抬手撕了衣服开始包扎伤口。

陆小凤理了理思路,回想了只身赴宴之前的所有安排。他是爱管闲事,但却绝对不想因为任何一件闲事死掉。这次的闲事关系重大,还没有人找到陆小凤头上之前,他就已经闻到了像是血又像是铁锈的味道,丝丝缕缕的萦绕在空气里,还闪烁着象征着危险的红光。

但他还是来了,而且确实是一个人来的,没有西门吹雪,没有司空摘星,也没有花满楼。因为他相信自己,也相信他的安排,更相信他的朋友们。更何况,虽然这只凤凰从来不肯承认,但是他确实是一个好心又多事的人。这次的案子涉及数十条人命和两个家族的生死存亡,即便是到最后没有人来找他,他也决不会错过这件事。

陆小凤坐在角落里,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尽管他确信,在一段时间之后,会有人来救他出去,但是这里毕竟是一处位于地下的密室,空气稀薄,加之之前又经历过一场艰难的战斗,为了能让自己尽可能神志清醒等到救援的人,平心静气的打坐是目前最好消磨时间的方式。

这里的空气并不怎么好,常年不开的地下密室有着潮湿的发霉味道,只是现在,那种霉味却已经被浓重的血腥气盖住了。

血腥气来自两处,陆小凤身上,和这处密室的地面上。

密室伸手不见五指,但是任何一个有些嗅觉的人都不能对浓浓的血味置若罔闻,除了陆小凤,如果花满楼也在这个地方的话,就能从轻微的风声里听到气流刮过地面上衣物和武器的声音,从而知道这里发生过了什么。

但是花满楼不在这里,这里还活着的,只有陆小凤。

他坐在墙角,闭眼平心,面前不过是十一个已经死掉的黑衣人的尸体。

 


评论
热度(58)

© 阿伏伽德罗 | Powered by LOFTER